勋阖梦生少离亡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祖上古宅 2-1【赫海/83line/贤旭—中长连载】

OLD 2 长生树人
.
.
.
【壹】
.
李赫宰最后还是以一根烟结束无眠的夜晚,他看着天边亮起的阳光,将熄灭的烟头扔进垃圾桶小声回了房间。
李东海还在睡,头发他昨晚自己翻来翻去弄得乱糟糟的,竖在额前有几分可爱,李赫宰笑着伸手抚了抚他的额头。看李东海感觉到触碰皱皱鼻子,从被子里伸出手拨开李赫宰的手,咂咂嘴又睡过去。
.
心里也想他多休息一会自己也就先出去,刚出门就看见昨晚上近乎凌晨才回来的朴正洙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出门,那不知什么时候长长的头发染了西柚的颜色搭在额前微微弯曲,余光瞥见李赫宰他笑了笑:“赫宰起这么早啊,跟哥去买早饭吗?”
转转眼珠子李赫宰笑着应下跟在朴正洙身后。
.
看着眼前的哥哥熟练的上街去找开业最早的几家早餐店,一个个的都算好似的,心里连每个弟弟喜欢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
“赫宰你现在还喜欢菠菜饼吗?我记得你去年回来的时候说很喜欢。”朴正洙看见前面的饼摊回头问着。李赫宰笑着点点头:“哥你记得好清楚,好长时间没吃都想了!”
“那你小子也不说回来。”朴正洙过去跟人家要了两张菠菜饼,又给金厉旭要了几张泡菜的,“厉旭估计吃不完,你要是吃不饱就拿他两个。”
“好的哥,我拿吧。”李赫宰接过朴正洙手里很多塑料袋,看着朴正洙给弟弟买早饭时很满足的表情没由来的心疼。
.
回去的路上朴正洙当着弟弟的面有点不好意思去买了一杯巧克力牛奶:“圭贤不喝巧克力牛奶,我喝完再回去好了。”李赫宰哈哈笑出声音:“那…哥我也要喝,我要草莓的。”
两个大男人抱着粉红色的牛奶瓶子蹲在街边的台阶上,表情超级幸福。
.
.
.
看了看表朴正洙快速喝了几口便站起来把瓶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拎起早饭拿脚戳戳李赫宰:“走啦他们都起床了。”
李赫宰把空瓶子扔进垃圾桶快步跟上去,沉默着往家走。
.
“赫宰啊。”朴正洙叫了一声。
“恩?”
“少抽烟吧,对自己好一点。”他看着弟弟的眼睛,有些闪躲,“垃圾桶里还有烟头,你要是实在觉得焦躁去跟希澈要点口香糖就好,哥还是想看你们健健康康的。”
.
李赫宰愣了愣,眼看已经到木槿堂门口,朴正洙拎着早饭进去的时候引起一片期待的叫声,那声音和以往的每天早上一样,朴正洙笑着走进去。
.
但他依然听见了李赫宰的回应。
.
“哥,我也希望你健健康康。”
.
.
.
.
.
.
.
.
.
.
.

曺圭贤一进家门就不愿出去了,不知怎的他连踏出木槿堂的门槛都没由来的心悸,以前出门的欲望也不强烈但是现在想出去的时候没由来的不安真的叫他怀疑。
锁骨下的印记已经消失不见,但是他亲眼所见的东西不可能不管,当他去找他认为最博学的金钟云时那哥哥很不自然的说不知道他就知道有事。
.
绝对和他有关。
.
所以他左挑右挑,决定去找他最温柔可爱的东海哥跟其他几个哥哥套套话。
没想到……
李赫宰几乎是全天二十四小时在李东海旁边,他一过去李赫宰就跟知道什么似的过来直接揽着他的肩膀往边上走。
更可疑了好吗!
.
曺圭贤看着旁边打游戏的金厉旭也不好发脾气,关键是他在金厉旭面前也发不起来脾气。在他和崔始源出去处理信物的时候李晟敏来的事情他差不多知道,金厉旭这边他几乎从来不说自己有什么不舒服或者心情不好,但是……
既然自己家和对面都串通好了他还真的不信那个不速之客会跟他们一条战线。
.
“我出门一趟。”他凑到金厉旭耳边,“你乖乖的啊。”
“说什么啊你…我又不喜欢出门。”金厉旭一掌推开他,自己趴在地上玩着游戏。
.
曺圭贤看着已经跨过的门槛,心里的不安瞬间涌上来,他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他现在必须去查清楚。
颜瑰巷的尽头是通往李赫宰阎鬼堂的入口所以他毫无顾忌直接踏了进去,雾气涌上来的一瞬间他的感官好像都被洗净了一般,旁边的小鬼拿着地图迎过来:“曺大人?稀客稀客,这是地图您想去哪里直接告诉在下就好。”
“阎鬼堂大殿。”曺圭贤几乎没有犹豫。
“是……”
.
.
.
.
.
.
.
“木槿堂曺大人已经快到门口了,李大人您看…”
.
李晟敏放下手里的笔,撑着下巴挑着眉:“他早晚会来,你去备壶茶,送完茶之后…退下就行。”
“我们俩…得好好聊聊。”
.
“啊…木槿堂真是有趣啊…”
.
.
.
文/逍遥

这个杀手有点帅【赫海—短—甜甜】

【赫海】
.
.
杀手赫×大学生海
.
.
.
.
若是能预知晚回家会遇上打劫,李东海就是死也不会帮金厉旭做值日。
那人趁着夜色站在他身后,哑着嗓子低声命令:“开门。”
李东海咬了咬牙,背后被戳着一个尖锐物体他连跑都不敢跑,身边又只有自己一人,眼下他也只能顺从身后人的话把门打开。
李东海有些小心翼翼:“我…我们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你要什么我去拿给你…就是了…”
他话还没说完身后的人已经自觉的绕过他进屋坐在自家沙发上一样,脱掉外套扔在地上,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李东海,有些好笑的居然又拿了一个苹果?!
.
“你们家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不管。”他顿了顿,“只是想接住一下,白天就走。”  也许是看他也没有对自己有什么身体伤害,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谢了。”他看了看还站在门口的李东海,失笑,“站在那边干什么,不写作业吗小朋友?”
“我…写完了。”李东海有些犹豫,“你为什么不去住宾馆啊?”
那人好像撇了撇嘴:“得罪太多人,怕他们买通宾馆。你别这么看我小孩儿,这是最安全的办法。”
.
空气凝固着,两人相互看了看。
.
“你是杀人犯吗?”
“算是吧。”
.
“你会杀了我吗?”
“应该不会。我饿了。”
.
“你们杀人不吃饭的吗?”
“对着死人吃吗?我要拉面。”
.
李东海认命的把包放下去洗了手,伺候好这位大爷还能捡回一条命,先这样吧。当他接水的时候客厅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靠在门口:“水多了。”
“恩?”李东海没有回头,只是疑问了一声。
“水倒掉一点,多了不好吃。”
闷闷的应了一声,李东海按照他的话将锅里的水倒掉一些放在炉子上,再回头时那人已经离开,八成又回到客厅坐着。
.
.
.
.
端着热腾腾的面放在茶几上,那人凑过去接过筷子,安静的吸溜着他今天的第一顿饭。
李东海揉揉眼睛抬头看了看。
.
“我去开灯。”他起身站着。
“别开。”那人顿了顿,“别开,这样就行。”
.
“怎么了?”
“怕你爱上我。”
“……”
“好了不逗你,我怕有人看见找过来。”
.
李东海抿抿嘴:“有可能的。”
“恩?”那人好像眨眨眼睛,沉默了一会,“没关系。”
这下轮到李东海愣住,他看着刚刚回答他的人在黑暗里看不清面庞,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担心,因为我也是。”
“试着相处吧小朋友。”
“我叫李赫宰。”
.
.
.
.
.
自从那天之后李赫宰便隔三差五来李东海家里小住,没什么过分的要求每次只是要一碗拉面便睡在沙发上,早晨便离开。尽管有些奇怪,李东海确实觉得自己对这个人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感,足以让他…变得恋家。
这个他原来都不愿回来的家。
.
因为原来空无一人。
.
.
.
他们无声遵守的诺言在一个早晨被打破 李东海第一次见到李赫宰的正脸,没有背光。
快到正午时分李东海提前结束了课程回家,刚进门还没有来得及对于自己没有反锁的门而诧异便被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吓得反手锁上门循着味道找去。
“李赫宰?”他皱皱眉,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 轻轻敲了敲门。他凑近那扇门,睁大眼睛。他听见李赫宰隐忍的破碎呻吟,和难以忍受的痛苦。
“你开门。”他声音高了些,“让我进去。”
“出去。别管。”无力的回答让李东海更加慌乱,四处翻找也没有找到钥匙,他只能站在门口,无权分享他的痛苦。
.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打开,吱呀的声音将李东海从睡梦中叫醒,他发现自己坐在地板上,抬头看去便睁大眼睛。
李赫宰站在他面前,弯腰看他,满眼担忧。
.
他发丝凌乱,面容憔悴;
他肩头带血,绷带泛红…
.
李东海看着那双眼睛,突然红了眼眶,那心里的痛苦就好像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一样,心下释然。
“骗子,你明明很好看。”
.
李赫宰裸着上半身蹲下,骨节分明的手扣住李东海的下巴,将他的头抬起来:“怎么哭了?”
撇撇嘴:“害怕。”
“怕什么?我这么厉害。”李赫宰有些好笑,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我怕再也见不到你。”李东海的眼角又泛起水光,“…死了怎么办?”
避过肩头的伤口拥住面前的人,李赫宰也只是抱着,不做言语。看着胸口的脑瓜顶,他想到什么似的低声笑着,凑到李东海耳边:“呀,我很好看吧?”
本是无心的一句话,李赫宰却在说完之后莫明有些期待,他在等待李东海回应的时间里突然间默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放下所有戒备来到这个家,吃一份拉面,看着他在不开灯的房间里念叨学校的趣事,听他讲述他对自己有多么好奇……
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比李东海年长不过一年,但是他也明白这种特别的改变和突如其来的眷恋来自于谁,现在他也该求个答案。
.
只要你告诉我你喜欢我,我就把你拥抱再也不分开,永远不做让你伤心难过的事情,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
拜托。
给我一个答案吧挚爱…
.
.
.
靠在李赫宰的胸口倾听他的心跳,李东海更加明确自己从刚刚就想说的话是什么,他张了张嘴,暗自在心里嘲笑那莫名的犹豫。
“好看。”
“怎么不好看。”
“我真的爱上你了,负责吧混蛋。”
.
你就像一位预言家,在初遇时便讲明了未来,道出明确的真相。对啊,你说的没错。
明知道会遭受阻碍还是想见你;明知道会被你吓到还是想见你;明知道会因此受到伤害也还是想见你……
.
所以不用问了。
傻子。
.
.
.
.
.
.
.
李东海毕业之后一个人讲学校的东西搬回家里,休息了几天顺便拒绝了来自分开许久的父母出游的邀请,看着桌上的信封,伸手拿过来,小心打开。
在与出差的爱人分别的第七天收到这个信封,而现在,他在打开信封看见里面是什么的时候迅速打包了另一个行李箱,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机场。
.
傻子啊你……
搞什么浪漫。
.
.
.
——愿意和我结婚吗挚爱,如果你愿意就带上机票来找我吧,我安排好了一切,除了你——
                                                        ——你的大帅哥
.
文/逍遥

祖上古宅 1-9【赫海/83line/贤旭—中长连载】

OLD 1 轻音绕梁
.
.
.
【玖】
.
李东海有些慌乱。
李赫宰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还没反应上来,等到他注意到李赫宰已经双手撑在他两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笑意。
“干嘛啊你…”李东海伸手戳了戳李赫宰的鼻尖。
“没事。”他笑着上去轻轻吻了一下李东海的额头,“太喜欢了而已。”
.
李赫宰出手阔绰,每个人睡觉的卧室他都提供了一片轻音檀木的碎片,物件不大气味却十足,吓得对面的金钟云硬是死都不进木槿堂的大门。
想到这李赫宰觉得自己也应该再坑金钟云一把才好玩。
.
.
.
.
.
.
.
朴正洙从古董店回到家的时候便闻到了这个味道,低下头苦涩地笑了笑。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却发现已经有人在里面。
.
金希澈靠在他窗边的红木椅子上打盹,眼底的青色叫他很不是滋味,走过去轻轻拍拍那精致的脸颊,他早就已经习惯这害人的美貌在他面前安静的乖顺。
“正洙你回来啦…”金希澈揉揉眼睛,伸长胳膊一把把面前的人压向自己怀里,意外的轻松。
不知怎么的,金希澈总觉得怀里的人比前几天更加消瘦,肩胛骨他都能摸得清晰,埋在自己颈窝的呼吸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微不足道。
.
不对劲。
.
朴正洙实在是疲累的很,被金希澈拉进怀里的一瞬间困意袭来,那人的身上舒服,找了个姿势便就这被抱得样子埋首在他颈窝睡去,一夜无梦。
金希澈把他横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像以前的多个夜晚一样替他换上睡衣,却在看见他的胸膛时愣住很快隐没了目光,将被子向上拉了拉防止他着凉。
.
轻轻闭上房门,金希澈的呼吸声在黑暗的走廊里格外明显,他听见身后的脚步,淡淡的回头。
李赫宰靠在栏杆上,手里夹着一根冒着火星的烟,他示意了一下一层中间的院落自己先翻身下去,金希澈看了看跟了过去。
“房子都是木头的。”看着李赫宰在黑夜里抽烟,金希澈皱皱眉,他不喜欢烟味,“你别把房子点了。”
看出面前人有些厌烦的样子,李赫宰照着烟头吹了口气,那玩意儿没了踪迹,随手被他消失在两人面前,李赫宰看了看他,呼吸都带着烟味:“你发现了?”
“你指什么?”他敲敲桌子。
“还能是什么?”李赫宰扯起嘴角,“木槿堂有这么一位大哥真的是几十年的幸运,你要是真的喜欢他就趁早叫他放弃。”
.
“那也是我的哥哥,我还想看他多活几年。”
.
.
.
.
.
.
.
.
.
.
金钟云盘腿坐在床上,有些无趣。
他的习惯已经形成,睡觉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如果不是特别困倦他甚至连床都不愿意躺一下,许久没有回家见到床难得的感觉到亲切。
金希澈表面上咋咋呼呼,对待起自己的家人却是丝毫不怠慢,他不在家这么长时间金希澈把他的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跟以前一样,不过这种事情如果去问他的话…他估计会否认吧…
.
不过这两天金希澈还真是在对面住下了,留下他和金厉旭在自家宅子里睡觉……
去看看?
那味道应该散了。
.
金钟云就这样在大半夜穿好衣服踢踏着拖鞋两步穿过两家之间的街道冲进对门也没发出什么声音,院中模糊坐着的两个人影着实吓了他一跳,刚想说什么才分辨出来时李赫宰和金希澈便没有说话。
“哥?”李赫宰抬起头看见白色的头发在黑暗里有些乍眼试探着叫了一声。
金钟云皱着眉走过去,感觉到不是很对的气氛他便沉默着坐下,如同三司会审。
.
“怎么了?”金钟云皱着眉问。
金希澈刚犹豫一下却觉得这种关乎古时的事情果然只有金钟云是行家,看了一眼李赫宰也就小声说了。
.
“木槿堂的长生木估计被正洙接在自己身上了…”他低着头,后槽牙死死咬在一起,“真是不要命……”
闻言金钟云瞪大眼睛,压着声音差点没拽金希澈的领子:“你怎么不看着他?长生木本来是和圭贤共享的他这样是拿命来玩?”
“趁早叫他把链接断了,曺圭贤本来就是个宅男不出门没什么,但是木槿堂一但开始做事他出门处理信物那大哥绝对撑不住。”死死摁住金希澈的手,金钟云脸上难得连半分笑意都没有。
李赫宰点点头:“确实…不过这种事情木槿堂内部应该是把圭贤瞒的很好,不然…他不可能出门。”
.
三个人坐在院子里竟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论调去叫朴正洙放弃为自己弟弟做的事情。
金钟云突然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李赫宰:“朴正洙是曺圭贤亲哥吗?”
“编外的兄长。”李赫宰想了一会,“东海也是编外的成员,但是能在这住的都是木槿堂名册上挂了名的,都有承认的身份。”
.
“……啧。”金希澈挠挠头发,他真的不知道是该对上面睡觉的人生气还是心疼,为了曺圭贤什么都不知道安心出门他拿自己的命换长生木的支撑……
.
木槿堂一个个都是疯子。
.
金钟云张了张嘴,却也只是发出了一个沙哑的音节,他不敢多言。
李赫宰头也没抬:“说吧哥,你有办法,我知道。”
.
“办法绝对是有的。”金钟云看向面前的两个人,“你们俩要是不想活了就试试。”
“你们要是两个人都想救。”他顿了顿,“那就把长生木烧了。”
“绝除后患。”
.
“但是这件事情咱们三个人没人有资格决定。”
“毕竟我们是外人。”
.
“而他们有权选择长生木最后的宿主。”
.
.
.
文/逍遥

极端 6-3【正泰/糖鸡/南硕—中长连载】

Family 6 甘之若饴
.
【正泰发糖!】
.
【深不可测的颗颗人心】
.
【叁】
.
.
.
.
金泰亨脱了上衣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田柾国盘腿坐在床上看着他,直勾勾的。
“我跟你一间?”他笑了笑,“你往旁边一点。”
.
田柾国一愣,赶紧往旁边挪了挪,坐在床边看金泰亨把被他弄得有些乱的床铺收拾干净,把枕头拿起来拍软再放回去。
田柾国看他反身上床才意识到……他身上的睡裤是自己的。
“高兴了?”他听见金泰亨说。
.
“我…我没想过…”半天话都说不全,在看见金泰亨翻身看着他时更严重。见小孩话都说不完整他真的觉得好玩极了,一骨碌坐起来伸手就把田柾国往后推去。
扑通一声田柾国还没顾得上疼一睁眼就是金泰亨跟他不到一厘米的距离,脸腾得就红了……
“呀…我这么好看啊?”他眯着眼睛,“把你迷的话都不会说了?”
.
“好看…”田柾国好久才缓过神,愣是补上一句,“真的好看。”
“我喜欢你。”
.
金泰亨眨眨眼睛,随后就咧开嘴角,笑得像个孩子…唉一股唉一股被表白了唉~
回想起徒弟给自己看的说说,决心再逗逗他。
金泰亨伸手捏住田柾国的鼻子:“你喜欢我的脸哈…”
.
“不我都喜欢!我真的都喜欢!”
.
不知怎的,金泰亨突然有些后悔。
他额头贴上去,轻声问了一句:“呀…我杀人的时候你也喜欢吗?”
他能感觉到田柾国愣了一下,更加有些不管不顾:“我满身是血的时候你喜欢吗?我被人打的半死的时候你喜欢吗?我为了任务可以付出一切你喜欢吗?我…我为了钱可以杀了你你喜欢吗?”
.
“回答我田柾国。”
.
“如果做不到,那你只是朋友。”金泰亨松开捏着田柾国鼻子的手,“我这个人这辈子不求爱情。”
“只求生存。”
.
田柾国眨眨眼睛,半天没有消化掉金泰亨的话,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躺回床上,呼吸平稳。
.
啊…田柾国…你真是不争气…
.
.
.
.
.
.
.
.
.
.
凌晨五点便被电话吵醒,朴智旻没好气的接上电话下一秒就翻身坐起,瞪着眼睛。
“地址发给我,十五分钟到。”
.
二话不说冲进洗手间洗脸刷牙丝毫不含糊套上衣服就冲下楼却发现金硕珍还在沙发上,顿时有些气结:“呀!哥你一晚上没睡你要干什么啊!”
金硕珍回头看他,从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出门买的速食面包扔给朴智旻,又躺回去朝他摆摆手:“有工作就去吧…早饭记得吃。”
.
朴智旻看了看他,从一架子上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扔给兄长:“盖上别着凉了哥,我先走了。”
“恩…”
.
.
.
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地点在郊外大多也都是在这附近打工的工人以及他们的工作人员,李杰文起身看见朴智旻从他旁边的箱子里摸出一副手套,便过来汇报情况。
.
“几个?”朴智旻看着地上的血迹,皱着眉。
“两个。”李杰文跟他的表情差不多,“谦逸刚说时间不一样,死的一前一后。”
“那边的的东西能拿回去的就拿,拿不回去……”朴智旻顿了顿,像是在思考对策。旁边的小助手一看他皱眉停顿心里一惊,赶紧说:“朴队你别担心,我们队负责都带回去,一件都不落。”
“恩~行,把西子夏叫一下回队里,下次叫安谦逸等我来了再收人。”
“恩。
.
.
进了局里也不敢耽误的换了防护服进法医室,安谦逸见他进来点点头:“两个人没错,左边的死亡时间明显要早于右边的男性,均为二十三岁左右……”
朴智旻听着法医的报告走向尸体,却在看清面目的一瞬间什么也听不清楚,或者说他根本无法反应。
.
不可能……
.
.
.
.
文/逍遥

关于置顶

哇啊啊…我真的有很多小短片想发但是没法汇总,各位再等我一阵子我去把网页版搞定,送各位一个美美的汇总。

爱你们

逍遥 敬上

祖上古宅 1-8【赫海/83line/贤旭—中长连载】

OLD 1 轻音绕梁
.
.
.
【捌】
.
李晟敏觉得上天都在跟他作对。
.
他接手阎鬼堂少也有两个月,上上下下因为李赫宰之前已经打理的不错,他本来只需要按照规矩办事便一切安好,只是这找事的人也太多了吧!
他们这几个人府邸相辅相成,各有分工也都应该尽好责任,仁玉阁接收,木槿堂办事,阎鬼堂善后,三方合力方不误大事可是眼下自从那日开放日之后投诉就不断,更离奇的是两个月之前的已结案件都有人过来翻案,这不找事吗!
因为眼前已经堆起来的文件他摁摁太阳穴,对着旁边的下属叮嘱了几句便起身快速的套上外套走出前厅。
“大人您这是去…”看门的魂魄正在打理地图就看见李晟敏朝他走过来,速度不一般的快还夹杂着些情绪,慌忙迎过去。
“木槿堂。”李晟敏想也没想,“从现在起封锁巷子,不准放进来一个。”
“是。”
.
.
.
.
.
.
.
.
古董店已经重新开业有些日子,朴正洙依旧带着他的金丝边眼镜坐在柜台,面前一壶清茶。
他从来不穿那些长袍短褂,简简单单的卫衣牛仔裤在这店里却有着些矛盾的美感,他喜欢袖子长的卫衣最好整个遮住手掌他才能感觉到安心。李东海端着水壶过来给他添水的时候看朴正洙把脸埋在袖子里,轻轻的呼吸着。
“哥。”他皱皱眉,“你没事吧?”
朴正洙摆摆手:“没事…家里来客人了我回去看看。”
李东海看他一抬头吓了一跳,朴正洙的脸色说不上来的差,那憔悴的感觉真的叫他怀疑那个每天在家里都温婉微笑的人到底是谁。
“我去吧哥。”李东海慌忙把他摁回椅子,“你休息一会儿有事给我打电话我立马就过来。”
没等朴正洙的回应他便随意找了个墙拿着李赫宰给他的项链对着墙面敲了敲,面前便出现一个小的漩涡泛着丝丝蓝光,骨节分明的手从里面伸出来牵住了李东海伸过去的手,不过分秒便消失在古董店里。
.
.
.
.
.
.
.
李赫宰的腰伤好的差不多,此时正坐在院子里翻看着李晟敏带过来的投诉文件,皱着眉撑住下巴,另一只手从漩涡里拉过李东海,一把把他拉到面前,抚了抚他的手背便转头去看那奇怪的投诉。
李东海一见是李赫宰的兄长慌忙打了声招呼,有些坐立不安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李晟敏生的英俊又没什么恶意在李东海心里只留下了一个好哥哥形象。
“什么时候开始的?”李赫宰抬头问。
李晟敏摸摸下嘴唇:“近一个月。虽然说以前也有投诉发生但是这么集中我真的第一次见,木槿堂最近干什么啊?”
李东海眨眨眼睛:“可是圭贤和始源这两天一直在处理上次留下的信物,不应该啊?”
“谁?曺圭贤?”李晟敏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他还能出门?我就说……”
.
李东海瞪大眼睛:“哥…圭贤为什么不可以出门啊?他这几天很正常啊?”
李晟敏挑挑眉:“你说曺圭贤一天三顿饭都健康也吃饱,行动敏捷不受阻碍,睡眠也超级好?”
“是…是的吧…睡觉好不好我不知道啊哥。”李东海低着脑袋,声音有些沙哑。
.
“在家里放一片什么助眠的木头吧。”李晟敏摸摸下嘴唇,想了许久,拍拍李东海的肩膀,“不管有没有事,那木头如果不过敏是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有些疑惑李晟敏的话语,刚想开口便被李赫宰拦住:“我那边的几块轻音檀木等会回去拿回来你放家里,我睡觉好不用那个,你多接触一下对精神也有好处。”
.
一局聊天就再这样的疑惑里不明不白的结束。
.
.
.
.
.
.
.
.
.
.
.
曺圭贤半夜才回来,为了不打扰其他人休息他直接轻巧的跃上台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卧室里面只开了一盏小夜灯,他看见床上鼓起的被子包小声地笑了一下,走过去替睡在他床上的金厉旭盖好脚背转身去洗漱。
衬衫解了最上面的几颗扣子露出大片胸膛,曺圭贤也没在意把牙刷塞进嘴里心不在焉的刷着,吐掉泡沫拿水冲洗一抬头便对上自己有些疲惫的脸,心里想估计是因为长时间没出门导致,但当他不自觉视线下落的时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膛。
.
什么情况?
.
靠近心脏的那一边锁骨下方的一个黑色的蜿蜒印记是怎么回事?曺圭贤皱起眉头,双唇不自觉打开,他伸手摸了一下那个类似纹身的轻巧花纹,总觉得有些眼熟。
.
真奇了怪了。
.
.
.
文/逍遥

关于更新

我开学了,所以《极端》的更新会慢,大概周更。
《祖上古宅》倒是没什么影响,但也会变的比较慢。
各位想找我的话(好吧其实我自己有点心虚)加我QQ就好了,一般情况下都能够回复的。
2623661365(备注你是谁就好了)

极端 6-2【正泰/糖鸡/南硕—中长连载】

Family 6 甘之若饴
.
【久违的更新啦,抱歉叫你们等很久。】
.
【深不可测的颗颗人心】
.
【贰】
.
.
.
.
“我的房间在哪啊哥?”金泰亨跑过去问脸色不好的金硕珍,“哥你别生气了嘛…”
金硕珍其实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一转头连装都没来得及装就被金泰亨一个星星眼打的头晕眼花,硬是啥气都没了。
明明干的是杀人的生意,却长着天使的脸。
.
“你跟柾国住一起吧,房间还没腾出来。”他摆摆手,“叫他们去洗手,吃晚饭。”
“哥,南俊哥说晚上去外地,号锡哥临时有一台手术,我看玧其哥还没回来。”他顿了顿,“柾国和智旻回来了,在客厅玩游戏。”
.
“外地…没事咱们先吃吧。”
“好。”
.
.
.
.
.
.
.
.
.
.
.
.
金南俊叼着一根烟靠在车门上,眼神不定。
平日里鲜少奔波现在出来一趟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心情,不过这次的佣金丰厚他倒是好奇什么样的情报值这个价。
在一栋别墅前等了许久才有人来请他进去,连保安都是西装革履,他可不敢太过散漫。
在看见那保安脖子上的纹身时心里冷笑。
.
啊…原来如此。
.
“金先生。”唇上一点胡茬的男人迎过来,金南俊笑着握手,再次抬眼的时候他已经觉出一丝压迫感。男人把他带到沙发坐下,斟上红酒摆了水果金南俊却一个都不打算动。
“您需要什么。”金南俊坐下以后并不打算浪费时间,“我尽快帮您找到。”
.
“这个嘛…我想要的金先生肯定有。”男人笑了笑,“就看您舍不舍得给了。”
话毕一张纸递到金南俊面前,没等他开口金南俊便笑了笑:“啊…狮子大开口…那抱歉了,这我可舍不得给。”
.
“不过就是兄长而已,何必呢…”
“你可以得到双倍的价格,恩?”
.
金南俊站起来拍拍委托人的肩膀:“我说兄弟,你这样夺人所爱可就不好了,我平时对他不冷不热你还当真了?”
“我TM想了他五年,巴不得一辈子护着,您说说两倍的价钱够了?”
.
“其他的…你倒是随意。”
.
.
.
.
.
.
.
.
.
.
.
.
.
金硕珍挑挑眉看着墙上的表,一点了。
他今天睡不着是真的睡不着,眼睛都闭不上。
.
心里也不知道是担心还是怎么样,总之难受得很。
.
“哥你不睡吗?”朴智旻半夜起来喝水下楼看见金硕珍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问。
摆摆手金硕珍表示没事:“晚上别喝冰的,案板上有温水。”
“哦,谢谢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走进厨房,金硕珍听见他倒水的声音眯了眯眼睛,把座机电话拿到自己跟前,咬了咬后槽牙瞬间拨出去一个电话。
.
.
“喂?”
.
听见熟悉的声音金硕珍难以置信的安心,他想开口呛他,但是一张嘴都是满满的疲惫。
“你去外地了?”他问。
“明天早上就能回来,怎么了?”那边听出他的疲倦,语气有些担心。
.
金硕珍揉揉眉心,张嘴长了半天。
.
“没什么,注意安全。”
.
.
.
.
.
.
.
.
.
金南俊坐在驾驶座,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咬了咬牙,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他刚刚差一点就告诉他了。
.
明明之前掩盖的那么完美,就因为刚刚破客户三言两句他竟然觉得自己开始动摇。
.
你害怕吗?你害怕我出事吗?
.
该死的金南俊别想了。
他不该和你在一起,何必为难自己
他若是知道自己肮脏至此,五年前又何必替他打抱不平,他金南俊没那个胆子再去试一次失去的感觉,不管对象是谁。
.
哥啊……
.
.
.
文/逍遥

占tag致歉:100文章点梗!

首先占tag抱歉!
多谢各位对我的支持,现在已经发够了一百篇文章,粉丝数量也多亏了各位对我的肯定。
为了对各位的答谢决定点梗定制写短篇,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多捧场啦~

格式【CP 短 你喜欢的形式】就OK~

逍遥 敬上

祖上古宅 1-7【赫海/83line/贤旭—中长连载】

OLD 1 轻音绕梁
.
【我李堂主堂哥强势上线,都是很有范的人。】
.
.
【柒】
.
李晟敏被叫过去的时候在家刚睡醒,阎鬼堂的下属不好意思的在前厅等了许久,看见李晟敏才松下一口气。
“我弟出去玩了?”他走过去,淡淡的问。
“木槿堂的李大人来找他。”下属们尽职尽责的汇报着。
“李大人…李东海?”看见眼前的下属们频频点头李晟敏觉得他可能以后要在阎鬼堂常住了…当时说好江山也要美人也要,看他那样子估计得先得上一个才会考虑另一个吧……
.
“他打理的还算不错。”李晟敏看了看近些日子的报表,弟弟的的办事能力他毫不质疑,至于这情感方面…毕竟每个人都有弱点嘛……
.
.
.
.
.
.
后腰本来就有旧伤昨晚上又被一顿收拾李赫宰是真的起不来了。
略微动一下都是从后腰直冲上来的疼,但是有苦难言他也不敢当着李东海的面说自己腰伤好像复发了,若是那样…李东海估计真的会跟底下的哥哥们翻脸。
小心的躺在床上看着坐在床边的李东海,李赫宰突然觉得自己不在的一年这个人是真的有些变了,变得比以前成熟,比以前稳重,比以前…更让他喜欢。
.
“你为什么会在后面的街上。”李东海抬眼看着床上的人,“那街的布局跟这条街是一样的,别玩名堂了能不能直接告诉我?”
李赫宰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他,只不过因为一年前自己也是刚刚接手实在没时间来找他,如今他一问自己也好答复:“那条巷子就是颜瑰巷的投影,布局拍列几乎都是一样的,那间茶楼的位置就是现在正洙哥的古董店,而那条巷子跟现在一样有阎鬼堂镇着,我也是阴差阳错被选上做了堂主,去年新上任实在是忙得很…”
大概明白了事情,李东海知道指望不出来李赫宰讲的有多清楚,还不如先兴师问罪:“所以你就隔几天拿一个沾了你味道的东西给我?你知不知道那样我更难受。”皱着眉语气不好。
李赫宰想伸手摸摸李东海的脸却因为腰伤牵动没有办法,看他这样李东海真的是心疼坏了,抿抿嘴也不打算再问下去,主动的凑上去蹭了蹭李赫宰的手,然后起身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
“东海。”李赫宰看着他,难得的认真,“我以后就是阎鬼堂的堂主,我会比以前更好的保护你。”
“相信我好吗?”
李东海愣了愣,又凑过去微笑着吻了一下他的嘴角,伸手指指自己的嘴唇:“呀李赫宰,我要是不相信早就跟别人跑了,你当然可以保护好我,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
看着朝思暮想的人转身要走,李赫宰巴不得立刻站起来把他拉回身边好好看看:“你干嘛去?”
“我需要找人撒撒气。”他笑着转身,“不然会憋坏的。”
.
.
.
.
.
.
.
.
.
.
.
.
.
.
金希澈有苦难言不是第一次,他性子直脾气暴也不是第一天,但是就因为这个李东海隔三差五就要找他打一次架,明明是李赫宰那个混小子做错了他顺着性子收拾一顿怎么反而是自己的错了?!
姓李的几个小子没一个省心的,李赫宰年纪轻轻做了阎鬼堂的堂主,而李堂主的兄长虽然年长李赫宰几岁也是早有一番事业,李东海虽然没有他们的业大但是打人狠啊!
眼看着李东海伸手就是一拳金希澈真的是有些无语,当着朴正洙的面他不可能还手伤了李东海,但是也不能认他打不是…啧麻烦死了…
.
“厉旭厉旭。”金希澈实在是打不敢还手骂还能骂两局但是实在是没辙,心里面默默的叩金厉旭小窗,“去去去把你赫宰哥叫下来,抬下来也行把他拉走。”
金厉旭感觉到小窗信号,眨眨眼睛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跑进小阁楼。朴正洙看见了,但是…他觉得李东海找事也是为了泄愤,本来自己已经做好了被迫打架的准备没想到他光挑金希澈打,还是找个人拦一拦最好……
.
.
曺圭贤倒是没来,木槿堂难得办事崔始源也跟着一起去,上次开放日留下的信物曺堂主难得亲自操办,相比不少魂魄能安心寻个轮回,就算遇上个别闹事的崔始源当下就收拾掉免除后患。
其实曺堂主本意是运筹帷幄,坐在后方主持大局,怎料朴正洙比他想的还远昨天睡觉前去找金厉旭谈心,回来以后金厉旭就拍拍曺圭贤的额头义正言辞的说:
.
“你去把那些信物处理了啊,我不喜欢你天天宅着。”
.
他不喜欢。
那就改!
.
.
.
.
.
李赫宰被怪力弟弟扛起来的时候心里羞耻感爆棚,虽然他也没露出什么不该看的,但是他好歹是哥哥…这样被扛起来真心不太好受。
“厉旭啊…下回…”李赫宰被他下楼带来的颠簸震的差点憋回去一口气,“下回就跟东海说我找他就行了…不用把我抗下去…”
“唉?对哦。”
.
“厉旭你以后少跟曺圭贤呆一块会变傻的。”
“?”
.
.
.
文/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