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逍遥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比利时小姐 【赫海/短/甜】

比利时小姐【赫海/情人节的尾巴】

【赶得上情人节尾巴的尾巴】

【赫海】

.

看着墙上的时钟有些闷闷不乐,李东海能感觉到店面外面的路灯已经亮起,伴随着广场动人的歌舞声叫年轻的工作者有些按捺不住。

.

诺大的店面只剩下他一人,所以…出去玩一会儿也没什么吧!

.

如此想着他连干这些剩下的活都格外快乐,快速的打扫干净后便迫不及待关了店门,转身便能看的清楚广场的盛大景象——今天可是圣诞节,正是热闹的时候。

入了冬的天气还是冷,李东海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卫衣牛仔裤撇撇嘴看着已经熄了灯的店铺还是没有麻烦自己的意思果断单薄着冲进了热闹的广场。比利时的圣诞节同样热闹非凡,人们漫步在大街小巷,连平日里早早关门的可丽饼铺子都还亮着橙黄的灯光散发着鸡蛋牛奶的香气。

张了张嘴便呵出一团白气,李东海把手揣进兜里无声的笑着跟路过的小店家们挨个搭着招呼,无耐到底都是外国人他总是有种疏离的感觉,跑到一个熟悉的店铺进去,看着玻璃展柜里的可丽饼眼睛一亮,微笑着用英语替自己要了一份带走。

.

小店的装修风格是他喜欢的样子,棕色的色调配上古典音乐完全是比利时的风格,李东海靠在柜台旁边同店员交谈,余光扫视着整件店铺夜晚的客人们,目光最终停留在角落的黑色行李箱上,抬眼看去却瞬间立马收回目光——一看就是亚洲男人长相,明显的下颌线和修长颈线真的叫他有些愣住——不得不说,他喜欢那个长相。

.

.

“那位……”李东海靠在柜台问。

“啊,对对,说来也巧。”店员笑了笑,“那位跟您是一个地方来的,不如去认识一下?”

.

.

.

李赫宰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对话框,歪歪脑袋并不打算做什么反应,手边的黑色行李箱上绑着不同地区收集的绑带,桌面上一杯咖啡却是苦的他头晕。

他明明记得让加糖了啊?

抬起头想询问一下店员却不料看见柜台边上穿着单薄的人,皱皱眉又仔细看了看,正巧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习惯性的笑笑。看男孩触及笑容的瞬间红了脸颊慌乱的转过身,竟不自觉偷笑出声,连咖啡都要迸溅出来。

“那个…能过来一下吗?”李赫宰微笑着开口,声音不大却恰到好处的传到李东海耳中。熟悉的语言激起男孩内心波澜,李东海猛地回头惊讶的看着他,端着自己的可丽饼与咖啡几乎是快速的走过来轻声坐下。

“好亲切啊这样……”李东海笑了笑,“好久都没听过人将母语,你是来旅游的吗?”

李赫宰撑着下巴搅着眼前的咖啡淡淡“恩”了一声:“算是吧,还有点公事要做。”

目光触及他的动作,李东海几乎是一瞬间明白过来他为什么迟迟不喝:“是觉得咖啡苦吗?”

“嗯?”被说到心事李赫宰才难得有些反应,看了看李东海开始在兜里翻找着什么突然间有了些好奇的意思。

.

金色的包装纸包裹圆形的巧克力球被李东海从兜里掏出来轻轻放在李赫宰眼前,带着些清脆的质感落入静静摇曳的咖啡杯。

“呐,店里的巧克力。”李东海垂下眼眸,“你要是觉得苦这样就可以中和一下。”

“你是店员吗?”拿起巧克力端详片刻喃喃道,“啧…看来还得再改进……”

.

“啊?你说什么?”

.

“没什么,要不要跟我出去转转?”

.

多年一人的圣诞夜居然有了陪伴,这或许是两个人都始料未及的。街上的人零零散散却是难得的热闹,昏黄的路灯敌不过新挂好的彩灯但也足够提供片刻休憩地点。

一阵风过扬起李赫宰的围巾,黑色的毛织布料飘扬瞬间才注意到李东海穿的单薄,浅粉色的卫衣明显宽大漏风李东海却还是浑然不知似的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其他的事情上。脖子上面的皮肤被冷风一吹,还是下意识的抖了抖。

.

“冷吗?”李赫宰小声问,连带着便呼出一口白气。

“啊,还好。”李东海笑着回答,“风有点大。”

.

走上前站在李东海身边,在他疑惑的目光里卸下黑色的围巾,再慢慢戴在他光露的脖子上,带着原主人的体温,还伴随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

“戴着吧。”伸手替他整理围巾,“我看你冷。”

.

“啊谢……”

.

“不用谢,我叫李赫宰。”

.

“呃,我叫李东海,你什么时候回酒店啊?天很晚了,你明天……”

.

“我没订酒店。”理所应当的样子,“本来以为能在店里住一晚,谁知道今天关门太早,还是没赶上。”

.

“那你现在……”

.

“没地方住了。”李赫宰摊开手,“你能找到现在还在订的酒店吗?”

.

“……应该都下班了吧…”李东海眨眨眼掏出手机翻看着周围的酒店作息,“要不然你先住我那里?算了还是我再给……”

.

“好。”

.

“啊?”

.

李赫宰看了看他满目震惊的样子,自然的拍拍箱子:“你家在哪?不是要借住一晚上吗?”

.

.

.

李东海从柜子里给李赫宰拿出新的睡衣时才反应上来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在咖啡馆和陌生人搭讪,和陌生人在街上散步,最后还把陌生人带回了家?妈妈知道了会生气到哭的!

“东海啊,杯子在哪?”李赫宰在客厅的一角打开箱子,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出行的衣物,李东海闻声抱着衣服光着脚赶过来:“杯子?在桌子上,衣服在这里你要不要换…唉?你箱子里装了什么?”

“巧克力。”李赫宰盘腿坐下,随意拆开一个盒子看了看转身递给李东海,“尝尝。”

.

榛子的味道在口腔内婉转绽放,细碎的果仁融进细嫩的巧克力就像以为可爱的小姐牵起你的手,宛然一笑。

下意识的睁大眼睛,李东海几乎都要惊讶的感叹出声却发现只能闭上嘴巴拼命的点头才能保持对于美味的敬意。

看着小孩可爱的样子李赫宰撑着下巴突然间笑了,伸出手在李东海的头顶胡乱揉了两下,将其它几个盒子分门别类似的放好,挨个拆开放在李东海面前,点点他的鼻尖:“每盒拿一个吧,晚上不要吃太多了。”

.

那天晚上,李东海开心的都舍不得刷牙。

.

.

李赫宰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发梢都在往下滴水,随意扯了一条毛巾垫在李东海旁边的枕头上然后猛地躺下,将自己裹进被子侧躺看李东海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盘腿坐着,李东海趴在小桌子上记录着什么,手边的热牛奶还小心翼翼的冒着热气,可以放在床铺上的矮桌为他提供了不少便利——至少不用下床不是?颤巍巍打了个哈欠余光瞥见李赫宰已经有些微阖的双眼本来想让他去客房睡的话也是硬生憋了回去——大不了,半夜他去睡嘛。

敲完最后一个字满意的合上电脑连带着桌子放到床下,牛奶放在床头柜已经变成空的,他背对着李赫宰躺下,突然在黑夜里感受到一阵悸动。

.

说不上来的心脏悬空,好像整个胸腔都被占满似的欣喜在口腔中流动,又顺着血管流向全身各处,最后连指尖都带着些许酸麻,却还是好生满足。

.

熟悉的闹铃在耳边响起下意识伸手去摸却触碰到另一块肌肤还摸了半天才发觉并不是自己的,猛地睁开眼睛直直对上李赫宰深邃的瞳孔吓了一跳,从他手里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实际性的弹了起来,像是相识很久的房客间的相互抱怨。

.

“呀我要迟到了啊李赫宰你为什么关我闹钟!”

.

“急什么…店里又不是这个点开门。”

.

“今天老板要来啊!我得去收拾收拾,不然其他的朋友怎么办啊……”

.

“那你还真不用急,老板今天不太想去。”

.

“你怎么知道他去不…你为什么知道开店的时间啊?”

.

李赫宰挠挠头坐起来靠在床头懒散的伸了个懒腰,从旁边拿过手机随手拨出去一个电话顺手朝着李东海勾勾手指。

.

“我今天不去了,找个人来李东海家拿一下东西……哪来那么多废话?挂了。”

随手把电话撇在床上看了看窗外,末了还在李东海震惊的眼神中无奈摊开手:“你看,老板真的不太想去。”

.

那一刻,李东海觉得自己以后真的不可以因为想出去玩就偷懒提前关店门导致老板没地方住只能住在自己家里的事情发生了。

.

但是李赫宰做的巧克力真的好好吃啊……

.

老板真厉害……

.

“看什么?”盘腿坐在床上呆呆地眼神引起老板难得笑意,李赫宰笑了笑拿手机拍拍李东海的手,“好了啊小朋友,把你电话给我存一下,以后我要是来比利时看店就住你家。”

愣了愣:“……为什么啊?你不是有地方住吗?”

如此一听李赫宰竟然有些委屈:“老板给你加薪的机会都不要……”

.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呢?

李东海当然选择答应了。

.

.

店铺在几年里翻新又翻新,增添了几间屋子留给路过的住客,李东海趴在柜台上看着熟人进出淡淡微笑,手边的热可可在寒冷下着雪的夜里分外满足。高领羊毛衫阻绝了些许寒气,李东海依旧能呼出点白色的烟雾。

店员们大多寻找到了新的工作,渐渐的这家巧克力店就剩下他一个固定的员工,收入颇丰,每天也过得充实——毕竟家里还有一个挂名的老板要养。

不知道什时候起李赫宰不再手工制作巧克力,李东海还跑去问过原因,老板神秘的微笑着看他,盘着腿手里的活不断。

.

他说自己做出来的巧克力,应该配上最庄重的场合,而不是在日常生活里。有的顾客闻讯而来希望能看看李赫宰的制作方法都被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只有李东海帮着他圆谎,跟客人们说着“下次光临”,期间有人会因为他无名指上的戒指驻足,有人会直接询问。

.

但是只有李东海知道,李赫宰做的巧克力有多棒。

.

李赫宰在李东海家蹭吃蹭喝五年,到第三年两人才都心甘情愿。情人节那天李赫宰拿着一把玫瑰花向他求婚拜托李东海叫他蹭房一辈子,居然还被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直接带上了戒指。

漫长的反射弧直到两个人都穿上白色西装面对面的时候才反应上来——他好像结婚了。

.

你知道李赫宰做的巧克力是什么味道嘛?

.

那你真应该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

那是他心里最庄重的日子。

.

.

文/逍遥

轻轻吻上你 【赫海/短/甜/现实】

轻轻吻上你

【赫海】【有没想我啊?】
.

【1. 手指】

.

李东海总是喜欢竖起指头给李赫宰看,有时候是比着大拇指,有时候是用食指指着他,有时候……看到李赫宰都已经习惯了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手指头并熟练的拿下来放在唇边落下一吻,然后轻轻在指甲盖上舔一下便快速放开。

李东海的指甲盖打理的圆润,平平整整,是适合亲吻的样子——李赫宰第无数次含住他的大拇指尖时这样想。

.

“呀!流氓啊你!”

“你自己把手伸过来的……”

.

.

【2. 脸颊】

.

名气大了,连亲个脸都不让。李东海气呼呼地想。

.

不知道第几次在演唱会上冲过去想要亲亲李赫宰的脸都被不着痕迹的躲开,要不是顾忌着粉丝都在下面李东海当时就能委屈的要哭。

看着小甜豆凑过来一次次尝试都被自己躲开后显而易见的委屈,李赫宰也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好像不受他控制似的总是下意识的躲避——尽管他知道这样李东海会难受的想掉眼泪。

.

“东海啊……”

.

李东海抬起头,片刻之后皱皱眉又赌气似的转过头去,小手却还是不安的拍着裤子。李赫宰见此,笑了笑走上前去稳稳的握住他的手,然后使了点劲便露出自己光滑的下颌线凑上去,在李东海白嫩却带了些汗水的脸蛋上轻轻落下一吻。

台下粉丝的尖叫在李东海耳朵里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心里装的满满的全部都是刚刚脸颊的触感,顷刻间红了耳尖,胡乱挣开李赫宰的手迅速闪到舞台一边,张了张嘴却还是无奈的微笑。

.

“突然间干嘛呀你……”

“东海以后要等我来亲你啊。”

.

.

【3. 嘴唇】

.

这种事情不能在舞台上做。

李东海被堵在试衣间的时候无语的鼓着脸想推开堵在自己面前的李赫宰,刚擦了唇膏的嘴唇水嘟嘟的落在李赫宰眼里,俯下身去就是想碰一碰——他发誓,他就是想用嘴碰一碰。

.

“不行…你走开……”

“我想亲一下。”李赫宰眨眨眼满是真挚,“就一下。”

.

天知道你那一下多长时间!门外还有人呢!李东海瞪大眼睛头摇的像拨浪鼓,伸手拍着越来越近的李赫宰的胸口压低声音:“别别别你别在这亲,回家亲回家亲!回家随便你亲!”

突然间便不往前了,李赫宰笑了笑伸手挑了一下李东海的下巴:“好,你说的啊。”

.

.

打开家门还没等开灯便被摁在墙上堵住嘴唇,呜呜了两声也就随着他去,李东海半睁着眼睛在黑暗里仔细辨认着眼前连接吻都微微蹙眉的人,悄悄扬起嘴角伸手搂住李赫宰的腰,略微仰起头带着些许配合。

得逞的看着李赫宰眉头舒展开的时候终于安心地闭上眼睛把主动权全部交给他。

.

你看…没事皱什么眉头……

还要我抱抱你才能好。

.

.

【4. ……那儿?】

.

这一部分我们下次拉灯说话。

.

.

【5. 双膝】

.

李赫宰很喜欢李东海的膝盖。

从他第一件见到小甜豆穿着牛仔裤的时候就喜欢。

.

李东海刚来首尔的时候瘦的很,只有坐下的时候膝盖才能把裤子撑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再站起来的时候也很少出现。唉…李赫宰看着李东海现在粗壮的大腿,无奈的回想以前那个小小一只干什么都喜欢多看他两眼的小甜豆。

.

虽然现在也很喜欢看着他,但是老远跑过来猛地一蹦那两条大腿撞在身上可不是假的。

看着又一次大老远就开始跑步的李东海,李赫宰认命的提前扎好马步,张开双臂。突然间没了一句怨言只剩下牙龈在风中凌乱。

.

“东海!来我这里!”

.

一次拍摄封面的时候,李赫宰揪了揪自己刚染不久的蓝毛撅了撅嘴,瞥见李东海一身明晃晃的黄色坐在旁边的墙头,膝盖处的布料绷得很紧,每时每刻都在彰显着眼前的人已经脱离青涩很久——久到李赫宰看见就想过去证实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

迅速扫视一圈发现工作人员都各忙各的事情也没空管他们,李赫宰眨眨眼一抬头便对上李东海看向他的目光,然后微微笑着伸手撑在他两边的墙面上附身在膝盖上落下一吻。

.

轻轻的,却明明白白感觉得到。

.

“……你干什么!”

“看看你又去锻炼了多久。”

.

“神经病啊!”

.

.

【6. 藏起你的鞋子(日常)】

.

李东海在家里举铁的时候看着李赫宰穿着围裙走来走去终于停下来跟过去,消瘦的下巴往他肩膀一垫嘿嘿的笑着:“……你在干嘛?”

往后伸手拍拍爱人的脸,李赫宰略微弯下腰熟练的往后摸着他的腿弯将人背在背上,同时低声回答:“你个小崽子把我的拖鞋由踢到哪去了?偷穿我的鞋也要给我放回去呀。”

“我放回去了。”李东海撇撇嘴,“你笨,找不到。”

“好好好……”摸摸泛着白眼,“我笨我笨,那聪明的东海告诉我拖鞋在哪我就……”

.

“你就亲我一下。”李东海插嘴道。

.

“这么突然?”

.

“我不管,我告诉你就亲我一下。”

.

“那你要是不告诉我呢?”

.

“那就……我亲你一下。”

.

.

【7. 当你要亲我的时候】

.

总归是不一样的。

.

李赫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间朝他伸手,心领神会一般李东海两三步走过去就是一个拥抱,紧紧的抱住他的李赫宰。

他知道,李赫宰其实蛮脆弱。但是他不像自己那么喜欢表达出来——毕竟用了多长时间才让他对自己敞开心扉?李东海把头埋在李赫宰的胸口闷闷的想:外人眼里甚至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是谁知道李赫宰的每一个眼神里都含着什么?他确信,只有自己知道。

.

尤其是李赫宰想要亲吻他的时候。

.

那种不加掩饰——把心揉碎了摊开在眼前给他看——赤裸裸的爱意。

那不是镜子,也不是路灯。

.

那是李东海眼里的星辰大海。

.

所以……

.

.

“赫宰呀,啵啵!”

.

.

文/逍遥

收假通知!

同志们,我终于放寒假了!


这一整个寒假,长篇连载去找另一个我 @3A-Arther就可以啦 ,短篇更新都还在这里!

非常感谢大家在我请假停更期间还能记得我啊,鞠躬!


逍遥敬上!


啊啊啊啊啊啊!谢谢你们!!!!

我要是突然换号了你们还找得到我吗。。。


可能真的要换了(担心)


假条

抱歉<(_ _)>我又来请假了


下周就要期末考试啦各位,考完试放假我肯定更!

高二期末考试很重要,大家理解啦…考完试放了假我一定更新,真的!

/害怕你们跑掉的我终于吓得发了假条


文/逍遥


新年—2019

2019,共勉


希望能达到一千五百个粉丝/( •̥́ ˍ •̀ू )


强占有A+【赫海/ABO/🚙】

如题,是车

【赫海】【双A,强.制,Dirty Talk】

【能接受再进,虽然我觉得没啥,但看完记得说点什么】

【剧情+CAR↓】

强占有A+【赫海/ABO】【倒图防翻】

文/逍遥

SPY任务日记—SPAIN【SPAIN篇END】

【SPY出任务前中后日常记事——记一次消遣】 【有刺激的地方(´-ω-`)】

【赫海】【83line】【源声】【贤旭】

.

【I.】

.

饶是夜晚开始不久,金希澈大手一挥:“回酒店!”

金厉旭嚎了两声也就没了下文,刚刚神经紧绷突然间松下来他还真的是累了。见安静下来的氛围,崔始源坐在一边说:“机票定的是后天晚上的,明天出去玩?”

“我和赫宰一起。”一直没有说话的李东海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李赫宰点点头:“好。”

金希澈挠挠头发:“那不就已经分好了吗?后天下午七点机场集合,散会,我要睡了。”

.

曺圭贤看了一眼后排的李赫宰,默默的拿手机发过去一条消息:“希澈哥很懂的样子。”

.

李赫宰看着屏幕闪动,安抚了一下被光吓醒的李东海自己调低了亮度咂了咂嘴回复:

.

“那是因为你还小……”

.

.

.

.

【Dos.】

.

酒店的房间豪华至极,不用脑子想就是崔始源帮忙订下的,几人已经习惯了豪华的外出现在倒也不觉得奇怪。

领了房间门卡便四散而去,接下来的事情…他们相互之间就没必要管了。

.

.

.

.

【Tres.】

.

明明刚刚还是兴奋的不想睡觉,曺圭贤眼看着金厉旭的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低着,若不是自己扶着他估计这人马上就能靠在墙上睡的不省人事。

“别睡。”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马上回房间了,再坚持一下,恩?”

“……恩,我困。”模模糊糊的回应着,伸手转过身攀上曺圭贤的肩膀,连跳起来叫他抱住的力气都懒得给,“抱……”

无奈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人,曺圭贤认命的叫他搂好,略微弯腰将手垫在他的腿弯一使劲便将人搂进怀里,叹了口气。

.

刚刚看你精神头那么足还以为今晚上能做些什么呢……到底还是年纪小啊。

.

.

.

.

【Cuatro.】

.

李赫宰看着自己被牵住的手,无奈的笑了笑略微使了使劲:“不用握这么紧,我不走。”

李东海连头都没回:“你来西班牙的时候也是这样跟我说的。”

.

房门猛地被关上,习惯似的开灯被李东海拦下,黑暗的房间里看不清面孔,但他就是能准确无误的吻上李赫宰的嘴唇,分毫不差。

衣领被猛地揪住,他顺从的低下头,就这爱人的动作回应他带着些委屈的吻,轻轻环住他的腰。李赫宰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明白。

.

李东海曾经在一次性爱中被他弄得神志不清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伸手胡乱的要他抱要他亲,连指头都无力的时候还是死死用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哑着嗓子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了很久。

李赫宰现在还能记得清楚的,便是他最后说着说着越来越伤心的那句:我把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在活。

.

所以李东海从来不吝啬对他的夸奖,从来不拘谨于肢体接触,从来不在性爱中扭扭捏捏,从来不会停下每次相见的亲吻……因为当做最后一天在活,他分外珍惜。李赫宰也是一样,他爱眼前的人爱到血肉里,模糊了一切。

做他们这一行,本来不配拥有爱情,但是既然得到了,就拼了命也要坚持下去。

“洗澡吗?”李赫宰淡淡的问。

“做完还是要洗,快点吧。”

.

.

.

.

【Cinco.】

.

崔始源看着前去洗澡的人,自己便先一步躺进被窝,毕竟天气还在泛着凉意,被子里总是冷的。金钟云一向是禁欲的,他很少失态,而很不巧崔始源也是这样一个人。

每次想做的时候都像是谈判,金钟云在这场谈判里一直不会说话。能顺从的倒下就算是莫大的荣幸,若是不想崔始源也从来不强迫。只有这样和谐他们才能走的长远。

.

金钟云不喜欢出门,但是西班牙他好像分外的适合,洗完澡坐在床上还是笑着翻看前几天拍的照片:“果然,还是很美的。”

崔始源凑过去看,顺手将他的脚塞进被子:“你在机场拍的?很好看。”

“还有呢。”金钟云带着些炫耀的意思,像孩子一样展示给崔始源看,“你看这儿…那天经过的路口……”

.

他一张一张的翻看,崔始源一张一张的看,把头枕在他消瘦的肩膀淡淡微笑。金钟云翻看着照片,偏头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

“没有我的照片吗?”崔始源带着些调侃的意思,隐隐有些期待。

金钟云应了一声,慢条斯理的退出相册在其他的相册翻找,崔始源眼尖的看见他停下时点击的相册名字——我的爱。

.

背影,侧颜,正颜甚至是一双手,金钟云都放在一个相册里,完全的展现给崔始源看。

.

你看,我很爱你。

.

.

.

.

【Seis.】

.

看着进了房间才开始一瘸一拐的金希澈,朴正洙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习惯还是诧异,虽然早就料到了他能把自己作成这个样子但是…还真是该死的心疼。

“特儿……”金希澈垂着眉坐在床上,伸手想拉一拉朴正洙的袖口。

“不装了?”没管他,朴正洙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现在不装了?怕他们心疼就不怕我心疼是吗?”

看着背过身去生气的人,金希澈也是无奈,撑着床铺小心起身挪到他身后将人抱住,下巴垫在他消瘦的肩膀小声叹息:“弟弟们不能看见呀…我错了特儿……”

.

“你倒是也为我考虑考虑。”朴正洙背着身子伸手抹了一下眼睛,“你和赫宰在外地…我又能怎么办……”

“西班牙。”金希澈蹭了蹭他的发鬓,“我现在已经把这里归位咱们的地盘了。”

.

“现在不一样。”他将消瘦的人转过来,轻轻附身吻上他的嘴唇,“现在,我回来了。”

.

.

.

.

【Siete.】

.

一休假便收不住了,崔始源和金钟云提早到了机场等待,掐着点算过去迟到的竟只有曺圭贤和金厉旭两人,眼尖的看见小孩手腕上的痕迹金希澈挑挑眉,默默的将止疼片的药盒塞给朴正洙。

李东海已经不在意被看见,宽大的上衣露出的肌肤略微注意便随处可见美好夜晚的痕迹,李赫宰替他披上大衣,亲吻他的脸颊。

.

“走了。”金钟云笑了笑,“回去交差。”

.

“赏金请吃饭吗?”金厉旭眨眨眼。

闻言伸手拨啦了一下他的头发,曺圭贤应道:“西班牙没吃够吗?还吃。”

.

朴正洙伸手牵着金希澈,听着弟弟们在后面拌嘴,与其说无奈,更不如是欣慰。

.

是他不需要再操心的欣慰。

.

.

文/逍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