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逍遥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致一个红发女郎 01【赫海—中短连载】

致一个红发女郎【一】

.

一个小脑洞喜欢就写了,还蛮喜欢吸血鬼题材的文

☆不觉得从小养到大的护宰海哥很可爱吗?

.

(吸血鬼赫×捡来的孩子海)

.

.

.

小镇的夜晚沉睡如守钟塔的老人,弓着脊背静静的睡去,面前是昏黄无力的油灯,一圈一圈,照亮着面前的一小片土地。

李赫宰带着兜帽坐在街边的小店台阶上,刘海一抹鲜红色的头发在黑暗中无处躲藏,他就这样坐着,看无人的街道和房檐下昏暗的灯。

细碎的脚步声自街角传来,李赫宰没有动,心里倒是暗暗好奇了一下这个晚归的人会是什么样子。他微微低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牙。

.

那两颗有些明显尖锐的牙齿。

.

小小的布鞋子闯入他的视线,李赫宰全当陌生人闭目养神。

“姐姐?”脆生生的一声,或许是没有人反应,那孩子又叫了一声:“姐姐,你迷路了吗?”

李赫宰饶是再不想在意也给这孩子弄得莫名其妙,睁开眼抬头看了看,对上目光的瞬间,李赫宰才意识到刚刚的“姐姐”可能…就是他。

.

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哑着嗓子:“叫我?”

“恩。”他眨眨眼,“姐姐这么晚为什么不回家啊?”

.

低声笑了笑站起身,长袍顺着腿部动作垂下,刚好遮住脚踝,他略微弯腰一把将孩子抱起来,四目相对:“可爱,可我不是什么姐姐,恩?”

那孩子愣了愣,小手脏脏的在李赫宰脸上摸了摸,还没有从姐姐变成哥哥的转变中反应上来便被李赫宰一阵笑颜看的一愣一愣,伸手摸了摸他因为张嘴露出的尖牙,抿抿唇。

“害怕吗?”李赫宰看着他摇摇头,又咧嘴笑了,“你叫什么名字啊?跟我回家呗?”

.

“姐…哥哥…我叫东海,李东海。”

李赫宰看着喜欢,单手抱着李东海用另一只手戳了戳小孩消瘦的脸蛋:“好啊,东海以后可以来跟哥哥一起生活哦,就在后边山上的大房子里,哥哥不会叫东海饿肚子,怎么样?”

“东海没有家,可以住在哥哥家里吗?”李东海看着他,有些拘谨。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觉出自己没有家是一件值得放在心头的事情,但是也是第一次…有人问他饿不饿。

.

他饿,他几乎从未果腹。

.

住在这个男人家里,会变得不一样吧…李东海小小年纪便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却不知道李赫宰已经将他的心声听得一清二楚,伸手刮了刮李东海的鼻尖,淡淡笑着:“东海可以先去哥哥家住住,不习惯的话哥哥再给你找地方住,好吗?”

.

“恩。”

“要跟哥哥住。”

.

.

.

.

.

.

壮观的城堡坐落于黑色的森林之中,房檐瓦片泛着黑紫,暗红色的窗帘遮住每一扇玻璃,说不上的诡异壮丽。

李东海任李赫宰托着自己的腰臀坐在他怀里,看着越来越近的古堡伸手轻轻拽了拽李赫宰露出来的那一绺红色头发:“哥哥一个人住大房子吗?”

“不是呀。”笑着蹭蹭小孩的手,“家里还有长辈,东海注意礼仪的话就没事啦,哥哥答应你可以住在哥哥家就不会反悔的。”

李东海垂下眼眸,把头埋在李赫宰颈窝,闷闷的担心:“长辈会讨厌东海吗?”

轻轻摇了摇头:“不会,一定不会的。”

.

.

.

扣扣——

.

白皙的皮肤覆盖修长手指从里推开门,西柚色的头发在黑夜里依旧泛着新鲜的光,他抬眼看了看李赫宰,视线对上他怀里李东海可怜巴巴的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可怜……”他伸手摸了摸李东海的头,“上周给你的面包吃完了吗?”

看李东海乖巧的点点头,李赫宰瞪大眼睛:“哥你认识东海?”

轻轻摇了摇头,他叫李赫宰先把自己和怀里的小朋友接近家门,替他找到拖鞋平淡的回答:“我上次去镇上看见他坐到路边很饿的样子,去买了面包,不知道够不够。”

坐在沙发上看着李赫宰把小孩放在地毯上脱下斗篷挂号转身去给小孩拿鞋子,挑起一边眉毛:“我倒是没想到你直接把他抱回来,李赫宰你动脑子了?他是个人类小孩,发发善心适可而止。”

李赫宰蹲在地上给李东海用手帕擦着小脸上的灰尘,意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李东海眼眶红的不行:“哥我很动脑子的…东海?东海你别哭啊…”不说还好这一说金豆豆吧嗒吧嗒就掉下来,吓得李赫宰擦也不是安慰也不是。

.

“哥g…的长辈…不能说哥哥……”

“哥哥对我好…我也要对哥哥好…”

.

一愣,沙发上的人便笑着倒下,他揉揉眼睛快速起身蹲在李赫宰旁边无奈的替小孩子抹掉眼泪,一边憋着笑一边安慰:“错了啊东海,我错了,我不该说哥哥,哥哥很聪明啊……”

李东海一开始还赌气的拍开他的手,眼泪吧嗒吧嗒掉个不停,听见他跟自己道歉也才好了一些,眼泪汪汪的说不许说哥哥不好,得到应答才安心的平静下来。

在那一刻李赫宰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颤,那颗几百年都没怎么跳过的心脏突然的振动使他猝不及防,他眨眨眼一把将李东海抱起来摁在怀里转身冲上二楼的走廊,一晃便缩进自己的屋子里,留自家长辈呆在远处笑而不语。

.

.

家里面可算是来了点新东西。

不过……还真是抢手。

.

.

文/逍遥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