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逍遥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Leave Out !【信白/短/甜】

【Leave Out From My Heart】

【信白】

.

.

“喂,你留不留我。”

.

“不留,滚蛋。”

.

韩信靠在店面门口啼笑皆非,眼前这个人来他店门口“求收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人长的不错,就是有点烦。

李白一头棕色短发站在门口拿罐啤酒,满眼都是不羁,好像求着韩信寄人篱下的不是自己,几乎是同样的姿势李白还是矮了点,对此本人并不在意……毕竟个子太高了也没法蹭吃蹭喝不是?

.

“你抠门的很。”李白掏了掏耳朵满是嫌弃,也不知道是嫌弃耳朵脏,还是觉得韩信不近人情。

“你要脸得很。”皮笑肉不笑的回应过去,两手搭在一起好不潇洒,一副房子在我手里我说了算的大爷模样。

.

一如几日李白还是人模狗样的衣冠整整,韩信却因为被迫白天起床应付他变得疲惫不堪——毕竟耍赖,韩领班目前还不会干。

.

“怎么样?”李白叼着一根草,也不知道是路边捡的还是从哪位少女的盆栽里随意挑选出来,反正就是叼着,满是得意,“你给我留个房子,我就让你睡觉。”

.

“……你能不能。”

“不好意思,不能。”眼珠一转,像只狡猾的狐狸,“我好不容易盼到你要答应了,还能找别家不能?”

.

“你不让我住,我就天天来。”

.

“……那么多宾馆,你为什么非要住我家。”

.

“看上你了呗。”

.

那不是更不能让你进了吗……

.

.

韩信终于安静的躺在大床上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门被他反锁就差没给李白画个圈站着不许动,后来想想他肯定也不会听也就由着去了——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门内平稳的呼吸着,李白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将嘴里的草撇进垃圾桶嗤了一声。

.

“抠门男人家里还挺干净。”

.

等到韩信一觉醒来已经习惯性的感觉到腹中饥饿,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是下午六点,这跟他平时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只不过是家里多了些烟火气息,皱皱眉起身,他好像已经知道李白在做什么。

棕色头发的男人穿着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白衬衣,底下一条紫色大裤衩子踢踏着拖鞋正巧端着一盘菜上桌,看见韩信的时候一愣随即笑了:“哟,舍得起了?吃饭吃饭,不能白住。”

.

“你认真的?”

.

“再放屁你别吃了。”

.

“……靠我果然还是不喜欢你。”

.

“你大爷的老子饭都做了。”

.

“吃吃吃……”

.

那天以后,韩信和李白之间进行了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对话。

李白皱皱眉盘腿坐在韩信的大床上替他收拾晚上拍卖行的西服外套,这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两个人不习惯也都习惯,韩信站在镜子前面打领带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今晚一起去吗?”

.

“不去。”

.

“你又干什么了。”

.

“靠你这么不信我。”

.

“今晚上的那张传下来的交子能拍不少,不知道真的假的……”

.

“假的假的,我都看过那玩意儿是个仿品。”

.

说完就后悔,李白嘿嘿一笑缩了缩脖子,听见韩信鼻腔里的气音知道他也没生气——可能就是习惯。也不知道是相处下来的第几天韩信发现这个人总是想跟他去拍卖行看看,美其名曰看看世面,但是韩信心里也清楚这人到底想干嘛。

.

毕竟是他自己喝多了秃噜出来的。

.

.

“……嗝…韩…韩信……”

.

“干嘛。”

.

“……我住你房子…是想…偷东西…偷拍卖行……”

.

“然后呢?”

.

“现在…嗝……不想偷了……”

.

“我把你送局子里去。”

.

“不嘛…我还没跟你……嗝…在一起呢……”

.

“喜欢我?”

.

“……恩…”

.

.

跟在后面进拍卖行,李白充分发挥了安静如鸡的特点乖巧的站在韩信旁边,眼睛却在墨镜下面时不时瞟一眼从身边过去的拍卖品,然后不屑的哼一声告诉韩信什么东西随便拍拍就好一点也不值钱。

.

毕竟一起住了很久,默契还是有的。

.

“我先过去了。”韩信随手秃噜李白的头发,笑了笑转身离去,留下某人甩着头发轻车熟路离开后台准备去观众席上好好看看韩领班的风姿。

每次拍卖会能出上那么一两件精品就很是不错,李白坐在人群中无语至极,他真的想不通韩信为什么摸着那么多好东西一点都不心动?随随便便一件被他偷一偷都是高价,赚钱!

.

真是个死脑筋。恨铁不成钢的哼了一声。

.

不过,他喜欢就好了吧。

.

如此想着眼角便垂下去,连眼神都带着几分柔情,他这个小偷现在好像跑不掉了。在触及到自己心里的目的被改变的时候李白就意识到自己应该离开韩信的家赶紧寻找下一个目标,但是……

不少夜晚他已经带着行李准备离开但每每闭眼都是男人的脸庞,骄傲不羁如他,柔情似水也如他。李白在那次之后就知道栽了,真的栽了。

.

他一个小偷,到底在干什么?

.

真讨厌。

.

韩信站在台子上熟练的进行流程,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多年以来积累的经验,他看着举起的牌子虽然知道这东西不值得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工作,扫视一圈在观众席上看见棕色的脑袋还是没忍住一愣,朝他笑了笑很快转移了目光。墨镜下的双眼微弯,在两个人目光交错的瞬间燃起丝丝火花。

.

李白看着,慵懒的靠在座椅上,心里却咚咚打鼓;韩信工作,笔直的站在台子上,心里却波澜难平。

.

妈的,真好看。

.

“好了,三千万成交。”

.

.

“庆功宴。”李白够着韩信的脖子,“吃什么?”

“……你。”韩信一笑,全当玩笑话过去。

“我当真了啊。”伸手摸了摸自己较好的鼻梁,本来一身骄傲不羁,此时却红了脸。

.

“当真也无妨。”

.

男人之间少了扭捏,干柴烈火分分钟只要上床就行,不需要什么必要的仪式感,就是想,就做。韩信平日里衣冠楚楚,还真只有李白见过他别的样子。

穿裤衩子的样子,穿人字拖把自己绊倒的样子,喝酒喝到吐的样子,吃饭忘带钱的样子……还有,流着汗该死性感的样子。

.

好么…栽了。

.

前天晚上收到以前上司的信息表示自己应该再干几单再躲起来,组织最近没钱吃饭都吃不起,大耳朵元芳已经饿得起不来床了——毕竟小孩子还是长身体的时候。

韩信好像看见这条信息后摆摆手叫他去就是,记得回家睡觉,对此李白感动了很久。

.

“记得回家啊。”

.

“唉,得嘞。”

.

“我怕我把厨房炸了。”

.

.

带着心里无限的担心李白半夜跑出门去做生意,顺带着给小孩子元芳带点吃的。轻车熟路的完成几单鉴定工作就收到了不少定金,直接转了一部分回组织账上,然后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安静的回家。

.

“回来了?”

.

“你没睡吗?”

.

“睡不着。”

.

“为啥?”

.

看着韩信盘腿坐在沙发上的样子,长发披在身后那么看着他,总觉得有一种不知名的可怜劲,李白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韩信盯着他不说话。慢腾腾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戳了戳他的脸无奈的笑了笑:“想我啦?爷的魅力这么大吗?”

.

“恩。”

.

点点头,韩信抬起头猛地往前亲了一下李白的嘴角:“我真不该让你住进我家。”

.

“你现在随随便便走一晚上我都想你想的不行。”

.

“你现在住在我这,我真的……”

.

拉着李白好看的手抚上心口,抬起眼认真的盯着他,好像下一秒有什么就要喷薄欲出。

.

“你就住在我这里,赶都赶不走。”

.

.

“我想喝酒。”沉默了一会儿,李白淡淡开口,刚刚他能感受到对面人胸腔下跳跃的心脏,鲜活,热情,是他看得见的爱意,但是他实在想不出来任何溢美之词来赞美韩信的美好,比起正式他习惯了被随意交流,眼下……

.

听见韩信叹着气起身替他拿啤酒的一瞬间好像突然懂了什么,冰凉的罐体刺激着他的指尖,李白低头看了看,又去拿了一瓶打开递给韩信,沉默了一会才干干的开口:“……喝。”

.

“我不能喝……”

.

“喝了,结婚必须要喝酒的。”

.

“啊?”

.

韩信盯着眼前的人仿佛没听见似的,直到李白红着脸抬头看他,这人就是这样,越急越不会说话。

.

“喝啊。”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开始结巴,“…你…你赶紧喝啊……”

.

“结婚…结婚的时候是要喝酒的。”

.

“……你喝不喝…不喝……算了…”

.

还没等他说完就看着韩信仰着头几乎要将那一罐啤酒一饮而尽,看他喉结滚动,看着看着……

.

轻声笑着,一饮而尽。

.

你在我这住了很久,赶都赶不走。

.

.

(用自己的方式写了信白,还望别介意)

文/逍遥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