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逍遥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干柴烈火的起因&结果【赫海/短/甜】

干柴烈火的起因&结果

【赫海】

(有一点受到最近看的一本书的影响,硬核写法)

.

.

男人之间的干柴烈火比和女人来的更猛烈一些。

李赫宰第一天就感觉到了。

.

“你大爷的,正面上我!”

.

“你能不能…靠你给我等会!”

.

“上不上不上我走了!”

.

为什么呢。。。

.

李赫宰靠在床头的时候扶着额头一时间难以反应,旁边英气的男人睡的正香,一条胳膊还搭在自己的腹部,侧着身能隐约看见起伏的胸膛,想了半天还是伸手过去凑近他的脸颊,然后……

.

……狠狠地掐了上去。

.

“嗷!”睡梦中的男人被吓了一跳搭在李赫宰腹部的胳膊下意识重击猝不及防感觉到腹腔一阵翻江倒海,要是没站起来李赫宰都以为自己要吐。

.

“你干嘛!”

.

“李东海你给我坐起来。”无奈的低着脑袋不去看被褥掀开他身上斑斑点点自己制造的痕迹。

听话的靠在床头,两个人隔了一个晚上又一次光着相对,竟然觉出一点不同的感觉。李东海挑挑眉,看着李赫宰站在床边也不说话,真是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

“你生什么气?”带着些好笑的语气,李东海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暧昧的红痕,“昨晚最累的可是我唉。”

.

“你还好意思说。”皱皱眉,李赫宰看了他一眼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你昨晚二话不说扑过来……”

.

“你不是挺开心吗?”歪了歪头,一股纯良无害的样子,“那天的事情过后我以为你一直想这么干,还是说…你那天叫的人不是我啊?”

.

一句话挑明白,李赫宰就转过身像多少个时候的男人一样背对另一人坐在床边,就差一根烟。

.

.

.

两人是舍友。

.

李赫宰衣冠楚楚,大学修的医学,后来又读了博士这才出来租房子,一身好医术能看得出来似的,一双手干净无比修长有力。做任何事之前以干净为先,以安全为次。

毕竟谁都有点偏执,李赫宰的洁癖有点严重,不是因为学了医,而是因为学了医更严重了。

因为这点,他只能看得上这间房子。

.

李东海就相对平常一点,学文学的,闲来无事写点歌词搞个文章发给自己的小责编赚外快。文学院的男神,私生活却不怎么日常。手长的好看拿笔的时候总有一种衣冠禽兽的感觉。

那骨子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潇洒劲儿也不是学了文才有的,越学,越严重。

所以他看上这间房子,也就是因为他好看。

.

两个人搬进来的时间相差不过一天,李东海已经替自己画好了地盘,一点都不大——自己的卧室,还有书房。所以李赫宰来的时候他就看得见李东海从卧室出来开门,然后跟他说了句:“剩下的地方都是你的,餐厅公用。”

几乎没什么犹豫,李赫宰也乐得其所,两个人一起出去吃过几次饭,也主要是因为谁做饭的问题争执不休决定叫外面的厨师来给他们解决。入住一个月两人不成文的规定也多了不少,比如什么周五晚上一起看场电影,周六晚上一起吃个饭什么的……李赫宰一开始的不自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李东海本来就没多少的矜持形象也早就跑的没影。

.

但是不知道看什么电影的时候。

灯光正好,窗外黑的就剩下霓虹灯暧昧无比,大屏电视里播放着甜到齁人的肥皂剧,李东海转过头认真的看了看李赫宰,无意识的扯了一下自己白衬衫的领子,拍了拍李赫宰笑了笑,语出惊人。

.

“呀李赫宰,你知不知道我喜欢男的。”

.

从无趣的剧情中脱离出来,李赫宰愣了愣转头看着笑容无力的李东海,想说不知道,但还是知道一些,想说知道……

.

“恩,这不妨碍我跟你住在一起。”

.

“你别乱说。”李东海摆摆手,“你是个直的,我知道。”

.

那晚,有些不欢而散的意思。

.

李东海觉得李赫宰有话藏着他,李赫宰觉得自己伤了人家的心,也看不透自己。

.

.

男人总有那么一个晚上需要手动解决一些事情,哪怕平日里再衣冠整齐到了自己的床上也都展现出最真实的样子给自己看,李赫宰枕在枕头上,干柴烈火,在脑子里想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

他有点热,热的迷蒙了双眼。

.

热的门外的李东海软了脚腕,靠在门板上无法动弹,死死捂着嘴不知是为了掩住口中的声音,还是眼中激动的泪水。

妈的李赫宰,你这个狗男人。

.

.

或许是因为这样才有了那晚的一幕,李东海坐在李赫宰的房间里,离开了自己的卧室,只穿了白衬衣,露出大片的胸口,精装的小腹,歪着头连发梢都还滴着水。清楚李赫宰洁癖的底线,李东海肆无忌惮的看着他并无生气的样子反而转过身去跟他说:“……你出去。”

.

“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

“别自作多情……”

.

“你才是别骗自己了吧?”李东海笑了笑,“你每一次叫我名字的时候,我都听得见。”

.

猛地回头,李东海能看的见他绯红的耳尖和眼神里那股子不可思议的情愫,落在自己的身上,撞进自己的眼里。李东海起身走过去站在李赫宰跟前,伸手使劲扯了扯他的耳朵,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踮起脚巴不得跟他一样高:“……你要是比我矮我早就动手了,要是喜欢你就正面来啊。”

.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李赫宰拦腰抱着他扔回床上自己站在床边被他一勾脖子弯下腰去,猛烈地唇齿相接。

.

啧,早点这样不就好了。

.

吻了一会李赫宰突然弹起来后退了两步,皱皱眉不知道什么意思,李东海撑起上半身看着他,突然发现这人竟然还有要走的意思一下就急了:“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

“李赫宰你大爷的你敢走试试。”

.

.

.

坐在床边想了半天,李赫宰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人却发现李东海顶着一头乱发和满身痕迹又沉沉睡去,睡梦中轻微的皱眉,朝他伸过来的胳膊也没人理睬。

心脏抽动,李赫宰眨眨眼还是叹了口气,俯下身去在李东海的额头落下一吻,吻的微不足道,吻的叫人沉沦。

.

“你这个暴躁的人啊……”他轻叹。

.

“除了我谁敢要。”

.

.

.

后记:

.

或许是在一起久了,李东海死也不承认自己强迫李赫宰干过什么事,反正不管怎样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还能忘掉不是?

.

李东海不说,李赫宰就说。

说的头头是道,身临其境,听得李东海面红耳赤差点抡起枕头抽上去。

.

“哎呀哎呀……”

“你看你当年那么凶,我不也要吗?”

.

“你敢不要试试!!”

.

.

文/逍遥




评论(3)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