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逍遥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京城少 02【九辫/良堂】

京城少【贰】

【风雨京城,皆如浮萍。安生情愫,莫得休闲。】

.

.

张云雷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看着,看眼前一碗清茶,看这不知敌友的地界,刚刚孟鹤堂出去打探情况之后周九良也出去就剩下他一人,也捞个清净。起身到栏杆处往下看,扇子遮住脸侧平静如水,出门前借过郭麒麟的生日礼物——邻里送来的胭脂水粉,在眼睑略微点缀,现在看来倒是适合的紧。丝竹管弦的声音还在,他却知道这不是刚刚那位周先生所弹。

想起方才出去的孟鹤堂,突然有些担心。

.

.

“……您不必跟着我。”绕着走廊闲逛却总能听见身后不远处的脚步声,因为能听出来不是师兄,那必不可能是别人。一回身差点撞在身后人身上,一愣,后退了两步,“周先生您是不是……”

“我比先生您年纪小。”周九良还是那副表情,看着孟鹤堂的眼睛满是平淡,“我才应该叫您先生,您叫我九良就行。”

.

“周…九良,我们好像并不熟络。”干巴巴的笑了笑,他难得觉得自己有话说不出来,“你小我几岁?”

“五个年头。”周九良略微仰起头,“如此看来,我倒是晚和先生相遇五年。”

.

“你不用叫我先生。”

.

“先生不必在意,礼数罢了。”

.

“周九良,你这样我不自在。”

.

“先生忽略我便可,第一次来我只是负责引路。”

.

心知对话无法进行孟鹤堂左右看看,又站在原地想想自己走过的路,伸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那你带我回去吧,我不认得路了。”

.

见周九良愣了一会儿,正有些尴尬刚想说些什么却敏锐的捕捉到他脸上闪过的微笑,不明所以的上前一步却恰恰碰上周九良转过身,平平整整一句客套:“先生,那您这边来。”


“周九良,你笑什么?”

.

“笑您气派端庄,满是少年意气。”

.

笑您,连向我求助都叫人心尖儿乱颤。

.

.

.

“转够了?”瞧见两人一起回来张云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收了扇子擦着肩过去顺手牵住师弟的手向周九良道别,“我们在外的时间够久了,我侄子还在家等我,告辞。”

点点头侧过身让开通道,周九良略微倾身眉眼低垂:“出门左转直直下楼便是。二位先生慢走,我就不送了。”

.

“多谢款待。”

“二爷,您言重。”

.

.

出了那黑色的楼孟鹤堂一下子觉得身心开阔,猛地呼吸握紧手上的伞,旁边张云雷不紧不慢的走,背在身后的扇子上下晃着,不知想些什么。

.

“师哥……”

.

“咱们回家了鹤堂,这种地方…以后还是少来。”

.

“我知道。”


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令人心中憋闷,两人一起回来时已经体会了胸口叫人抓挠的复杂感觉,总觉得有事还没做,总觉得有丝奇怪。唯一不变的,好像就只剩下耳畔的丝竹管弦,叫孟鹤堂有些恍惚。

.

.

.

年纪虽小但郭麒麟也算是饱读诗书,看着舅舅和堂主离开自己也没趣儿继续练身板子,溜进书房撤了本上次没看完的书。精巧的书签夹开厚实的书页被他随手翻开,撑着脸快速进入书中意境,另一只手拿捏着书页好不恬静。

.

或许比起站在台上,他更喜欢一个人呆着。

.

门外风铃一响使他抬起头看了看,随后便放下书推门而出,瞧见来人还是不自觉皱了皱眉:“什么风给您吹来了?”

“怎么,你们园子还不允许进?”男人笑了笑跨进院门,略长的刘海显得整个人有些许阴沉,“二爷出去了?”

“二爷不劳您费心。”郭麒麟往前一步挡住了男人的去路,“我们戏社也不劳您费心,没什么事的话请您走吧,别耽误了我看书。”

“郭麒麟。”他还是那样笑着,“哥哥今天也不想耽误你,要事叫我代劳,得见着二爷才能走不是?不用你沏茶倒水,我就自外面坐着,咱们俩谁也不耽误谁。”

“那我也告诉你,陶阳。”郭麒麟费劲的扯起一边嘴角,“你要是想呆着,就一句话都别说,等二爷回来您跟他说去。”

.

“我不伺候。”

.

.

张云雷一踏入园子后院便感觉到院中两人的低气压,轻咳一声便看见郭麒麟揉着干涩的眼睛起身便进了书房,并不友善的合上木门将三人拒之门外。见此情景张云雷还是不由得看着陶阳似笑非笑:“死小子你又欺负大林?”

“二爷我真不敢啊。”眼睛一睁赶紧摆手,陶阳真心觉得偏袒,眼前张云雷平时不管不顾一到关键时候凶的吓人,他可不敢造次,“大林他一见我就甩我脸色,我在那站着他就非要瞪着我,您看看这一站一时辰。”

“打小欺负大林你有理了?”一旁孟鹤堂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撑在桌上眉头皱得那叫一个清秀,“这还真不是大林不懂事,你小子小时候干的什么缺德事自个儿没点数?天天跑我这来说陶阳又欺负他,你就说说你!”

.

百口莫辩,陶阳看着眼前两位护崽的角儿实在是无话可说,放弃了争取自己名誉的权利有事说事。看了看张云雷自个儿叉个腰,下意识挑眉:“……郭老师前阵子接了几张请帖叫我给二爷你送来,另外这客人明细也在此处,二爷若是心情好便赏个脸,心情若是不好…堂主代劳便可。”

.

“陶阳!”

.

“我先走了!”

.

“给我回来!”

.

手中请帖精致无比,张云雷左右拿着看了看,嗤笑一声随手撇在桌面,扇子有些着急的摇着,眼神时不时在瞟上一眼。郭麒麟替他端过来茶水也只是草草扫了一眼便慌不迭端起来放在唇边,没等侄子提醒他烫杯子便应声落地,愣了两秒低下头抚了抚下巴。

.

“大林你回去看书,我收拾就行。”

不明所以,但是看张云雷半天还没有要动的意思自己自觉跑去拿了工具把地上清理干净,跟他知会一声才转身离开。

.

“师哥你怎么了?”瞧见所有的孟鹤堂有些疑惑,走上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刚刚回来看见陶阳你就不太对劲。”

.

“没有。”张云雷还是那样,看了看被灼伤的手指皱皱眉,起身片刻还是伸手拿过那张请帖,撇进了院落的杂物堆,“那天你替我去吧,我……”

.

“好。”也没犹豫,孟鹤堂插着腰笑到,“你给自己那天安排上一场,也不愁没理由。”

“不问问我吗?”沉默片刻看了看自己这个年少懂事的师弟。

.

“不问。”

“师哥有事,师弟服其劳。”

.

.

文/逍遥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