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逍遥

永远的固定同行人

问卷

占Tag抱歉!

如果以前的三篇连载一篇先一步重开,你们想看哪个?

《祖上古宅》扣1

《致一个红发女郎》扣2

《爱若星河》扣3

《SPY任务日记》扣4

如果你们还记得这几篇文章的话…可以投一下票啦
下一周同一时间结束统计,然后会在连载的小号上重新跟大家见面,慎重考虑考虑嘛~

逍遥敬上

SPY任务日记—SPAIN【SPAIN篇END】

【SPY出任务前中后日常记事——记一次消遣】 【有刺激的地方(´-ω-`)】

【赫海】【83line】【源声】【贤旭】

.

【I.】

.

饶是夜晚开始不久,金希澈大手一挥:“回酒店!”

金厉旭嚎了两声也就没了下文,刚刚神经紧绷突然间松下来他还真的是累了。见安静下来的氛围,崔始源坐在一边说:“机票定的是后天晚上的,明天出去玩?”

“我和赫宰一起。”一直没有说话的李东海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李赫宰点点头:“好。”

金希澈挠挠头发:“那不就已经分好了吗?后天下午七点机场集合,散会,我要睡了。”

.

曺圭贤看了一眼后排的李赫宰,默默的拿手机发过去一条消息:“希澈哥很懂的样子。”

.

李赫宰看着屏幕闪动,安抚了一下被光吓醒的李东海自己调低了亮度咂了咂嘴回复:

.

“那是因为你还小……”

.

.

.

.

【Dos.】

.

酒店的房间豪华至极,不用脑子想就是崔始源帮忙订下的,几人已经习惯了豪华的外出现在倒也不觉得奇怪。

领了房间门卡便四散而去,接下来的事情…他们相互之间就没必要管了。

.

.

.

.

【Tres.】

.

明明刚刚还是兴奋的不想睡觉,曺圭贤眼看着金厉旭的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低着,若不是自己扶着他估计这人马上就能靠在墙上睡的不省人事。

“别睡。”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马上回房间了,再坚持一下,恩?”

“……恩,我困。”模模糊糊的回应着,伸手转过身攀上曺圭贤的肩膀,连跳起来叫他抱住的力气都懒得给,“抱……”

无奈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人,曺圭贤认命的叫他搂好,略微弯腰将手垫在他的腿弯一使劲便将人搂进怀里,叹了口气。

.

刚刚看你精神头那么足还以为今晚上能做些什么呢……到底还是年纪小啊。

.

.

.

.

【Cuatro.】

.

李赫宰看着自己被牵住的手,无奈的笑了笑略微使了使劲:“不用握这么紧,我不走。”

李东海连头都没回:“你来西班牙的时候也是这样跟我说的。”

.

房门猛地被关上,习惯似的开灯被李东海拦下,黑暗的房间里看不清面孔,但他就是能准确无误的吻上李赫宰的嘴唇,分毫不差。

衣领被猛地揪住,他顺从的低下头,就这爱人的动作回应他带着些委屈的吻,轻轻环住他的腰。李赫宰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明白。

.

李东海曾经在一次性爱中被他弄得神志不清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伸手胡乱的要他抱要他亲,连指头都无力的时候还是死死用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哑着嗓子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了很久。

李赫宰现在还能记得清楚的,便是他最后说着说着越来越伤心的那句:我把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在活。

.

所以李东海从来不吝啬对他的夸奖,从来不拘谨于肢体接触,从来不在性爱中扭扭捏捏,从来不会停下每次相见的亲吻……因为当做最后一天在活,他分外珍惜。李赫宰也是一样,他爱眼前的人爱到血肉里,模糊了一切。

做他们这一行,本来不配拥有爱情,但是既然得到了,就拼了命也要坚持下去。

“洗澡吗?”李赫宰淡淡的问。

“做完还是要洗,快点吧。”

.

.

.

.

【Cinco.】

.

崔始源看着前去洗澡的人,自己便先一步躺进被窝,毕竟天气还在泛着凉意,被子里总是冷的。金钟云一向是禁欲的,他很少失态,而很不巧崔始源也是这样一个人。

每次想做的时候都像是谈判,金钟云在这场谈判里一直不会说话。能顺从的倒下就算是莫大的荣幸,若是不想崔始源也从来不强迫。只有这样和谐他们才能走的长远。

.

金钟云不喜欢出门,但是西班牙他好像分外的适合,洗完澡坐在床上还是笑着翻看前几天拍的照片:“果然,还是很美的。”

崔始源凑过去看,顺手将他的脚塞进被子:“你在机场拍的?很好看。”

“还有呢。”金钟云带着些炫耀的意思,像孩子一样展示给崔始源看,“你看这儿…那天经过的路口……”

.

他一张一张的翻看,崔始源一张一张的看,把头枕在他消瘦的肩膀淡淡微笑。金钟云翻看着照片,偏头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

“没有我的照片吗?”崔始源带着些调侃的意思,隐隐有些期待。

金钟云应了一声,慢条斯理的退出相册在其他的相册翻找,崔始源眼尖的看见他停下时点击的相册名字——我的爱。

.

背影,侧颜,正颜甚至是一双手,金钟云都放在一个相册里,完全的展现给崔始源看。

.

你看,我很爱你。

.

.

.

.

【Seis.】

.

看着进了房间才开始一瘸一拐的金希澈,朴正洙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习惯还是诧异,虽然早就料到了他能把自己作成这个样子但是…还真是该死的心疼。

“特儿……”金希澈垂着眉坐在床上,伸手想拉一拉朴正洙的袖口。

“不装了?”没管他,朴正洙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现在不装了?怕他们心疼就不怕我心疼是吗?”

看着背过身去生气的人,金希澈也是无奈,撑着床铺小心起身挪到他身后将人抱住,下巴垫在他消瘦的肩膀小声叹息:“弟弟们不能看见呀…我错了特儿……”

.

“你倒是也为我考虑考虑。”朴正洙背着身子伸手抹了一下眼睛,“你和赫宰在外地…我又能怎么办……”

“西班牙。”金希澈蹭了蹭他的发鬓,“我现在已经把这里归位咱们的地盘了。”

.

“现在不一样。”他将消瘦的人转过来,轻轻附身吻上他的嘴唇,“现在,我回来了。”

.

.

.

.

【Siete.】

.

一休假便收不住了,崔始源和金钟云提早到了机场等待,掐着点算过去迟到的竟只有曺圭贤和金厉旭两人,眼尖的看见小孩手腕上的痕迹金希澈挑挑眉,默默的将止疼片的药盒塞给朴正洙。

李东海已经不在意被看见,宽大的上衣露出的肌肤略微注意便随处可见美好夜晚的痕迹,李赫宰替他披上大衣,亲吻他的脸颊。

.

“走了。”金钟云笑了笑,“回去交差。”

.

“赏金请吃饭吗?”金厉旭眨眨眼。

闻言伸手拨啦了一下他的头发,曺圭贤应道:“西班牙没吃够吗?还吃。”

.

朴正洙伸手牵着金希澈,听着弟弟们在后面拌嘴,与其说无奈,更不如是欣慰。

.

是他不需要再操心的欣慰。

.

.

文/逍遥

.

SPY任务日记—SPAIN

【SPY出任务前中后日常记事——记一次任务结束

【赫海】【83line】【源声】【贤旭】

【I.】

.

枪炮轰鸣,李赫宰伸手拽着崔始源和她的手远离枪战的中心,几乎是立刻将二人推向已经等在后门走廊的金钟云,转身瞥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曺圭贤瞪大双眼:“你进来干什么?!”

“送枪。”全然没有惊讶的样子,满脸都写着“无所畏惧”从后腰抽出一把枪塞进兄长手里,自己手上也多了一把。

当下便有了底气,李赫宰先是下意识的把曺圭贤护在身后然后狠狠给了他脑壳一下。

.

“呀!干嘛!”

“闭嘴吧,替特哥教训你。”

.

五大三粗的男人们鱼贯而入,李赫宰眨眨眼还是觉得不能恋战往后退了两步将身后的人挤进后门通道,自己还是抿抿下唇捏紧了枪。

.

李东海应该出去了……

.

.

.

.

【Dos.】

.

朴正洙看见门口的车安然不动,有欣喜也有担忧。金厉旭替他们打开车门,在看见任务对象的时候皱皱眉,有些不太乐意:“你们把她带上来干什么?”

崔始源拍拍他的肩膀:“毕竟是委托对象。”

“哥你就是舍不得人家吧?”撇撇嘴,片刻过去又转头问道:“圭贤呢?”

.

李东海看了看他:“跟赫宰在一块。”

“哥你不着急?”金厉旭皱起眉头就差直接开门冲出去。

“他能做到。”靠在后座,李东海闭上眼睛,“他会把圭贤安全带出来。”

.

.

.

.

【Tres.】

.

“从这出去。”李赫宰压低了声音对着曺圭贤说,“去后门把希澈哥带走。”

“放屁。”曺圭贤一皱眉,若不是外面有一群拿着枪虎视眈眈的壮汉他真的可以一拳锤在李赫宰背上,“你想东海哥杀了我吗?”

回头看了看弟弟无语的眼神,末了还是叹了口气:“没时间跟你贫,你出了事情东海更不可能放过我。”

.

“哥没跟你开玩笑。”

.

倔脾气一下子上来,曺圭贤皱着眉头眼看着就要站起来吓得李赫宰一把把他拉住:“祖宗你要干嘛啊!”

“希澈哥比我好管多了,你干嘛不管他?”撇开视线,曺圭贤戳了戳李赫宰,“还有啊,厉旭这会已经把车停在后门了,你最好快一点。”

.

“你能不能别老干这种不听话的事情。”

.

“你弟弟什么时候听过话?”

.

也是。

.

.

.

.

【Cuatro.】

.

“那个…麻烦让个道行吗?”

.

小心的拨开眼前围着的人,金希澈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充满恭敬,毕竟——他现在还穿着服务生的衣服。

眼见是服务生,那群人自然不会动,任由着金希澈陪着笑脸满是惊吓的跑进柜台取走自己的包快速离开,临走还不忘跟各位老爷们道个别。

.

“……麻烦。”扯了扯领带从包里取了风衣披上,慢悠悠的绕回后门看见李赫宰和曺圭贤惊诧的目光差点笑出声,瞥了一眼地上的吉他包转身便走。李赫宰叹了口气,无奈的背起包跟在后面,顺便拉上愣在原地的曺圭贤。

“恩?”小孩还没回过神,“不是在后门吗?”

.

“你希澈哥不分前后。”

.

.

.

.

【Cinco.】

.

车上,因为多了个女人变得沉默无比。男人们难得安静,自顾自的看着窗外,确实什么话都没想出来。

.

“Me voy a bajar.”

.

金钟云看了一眼崔始源,他便点点头:“您还是先把密码告诉我们,前面的路口就放您下车。”

不知是谁很不厚道的调侃:“搞得像绑架。”金钟云低声附和:“可不就是。”

.

她眨眨眼睛,像刚刚一样从容:“Lo Siento,My Love.”

.

朴正洙笑了笑:“明白了,感谢。”

.

“Cuídate.”

.

.

看着女人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李东海趴在座椅上轻声问:“特哥,什么意思。”朴正洙转过头满目清明:“就是遗憾罢了。”

“不过就是厌烦了那样繁琐的数字和人。”他顿了顿,“发现孤身一人才清净。”

.

见李东海还是不解的样子,李赫宰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脖子:“就是没有密码啊,因为烦了。”

.

“钻石是真的。”曺圭贤带着手套从箱子里拿出那颗钻石放在眼前比划,“出手阔绰。”

金钟云挑眉怼了他一句:“那是因为人家有钱,你没有。”

.

“。。。”

.

.

.

.

【Seis.】

.

好像突然反应上来什么,朴正洙撑着金希澈的肩膀起身照着曺圭贤的脑袋就是一下。看着他因为惊吓张大的嘴,自己却是很有理的样子。

曺圭贤一晚上被打两次,还没等他替自己的人权问题说点什么朴正洙倒是先兴师问罪。

.

“谁叫你带枪的?”

.

眼看着前面红灯,金厉旭乖乖停车转头笑:“哥你是才反应上来嘛?”

“还笑?”瞪大眼睛,随即转过头狠拍一巴掌在金希澈胸口:“看你教出来的好弟弟!连我的话都不听!不让带不让带非要带!我的话都不是话了?”

.

金钟云偏头过去埋在崔始源肩膀疯狂耸动上半身,最终还是没忍住轻笑出声。如果忽略后排李赫宰和李东海无比猖狂的笑声他真的是很过分了。

曺圭贤眨眨眼看笑话一样的表情叫金希澈有气也不敢现在发,安慰人才是正事:“哎哟哎哟…我们特儿不生气啊,你看都怪我…教出来的都是什么…好弟弟。”最后几个字咬的格外重,曺圭贤噗嗤一声转过身,装作没有听见。

.

恩,果然是很善良的弟弟们呢。

.

.

.

.

【Siete.】

.

“你们几个以后都不要惹特儿。”

“不然就死定了!”

.

.

.

文/逍遥

SPY任务日记—SPAIN

【SPY出任务前中后日常记事——记一次紧急】

【赫海】【83line】【源声】【贤旭】

【I.】

.

“撩妹?我会啊。”排排坐在沙发上,朴正洙看着声音的来源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金希澈这才发觉说漏了嘴,迅速撇开目光把自己躲进曺圭贤后面企图掩盖罪行。

曺圭贤眨眨眼,看了看大哥的脸色,又看了看身后的二哥,果断决定什么都不做。

李东海伸手摩挲着李赫宰手指上的戒指转环,抬头看了看临近子夜逐渐增加的客人们,不置可否的挑挑眉:“快到了,要不圭贤和厉旭先去看看?”

“为了效率。”李赫宰顿了顿,“可以。”

.

点了点头,朴正洙起身理了一下橘红色的休闲西服沉声道:“圭贤和厉旭回车上,剩下的几个…随机应变,但是东西在哪务必套出来。”

秉持着不怕死的精神,曺圭贤举起手:“报告!那希澈哥怎么办?”

.

“……后门弹琴吧。”

.

.

.

.

【Dos.】

.

她进来的时候,就如同普通的客人一般直直走向吧台,缓步坐下撑起下巴——一位风情万种,异地风味的美女安静的等待什么,或许连门口迎接的人都没有发觉她手中的箱子。

.

黑色发亮的皮箱,李东海摸摸下唇。看见他的动作李赫宰笑了笑:“怎么了?”

挑起眉毛指了指箱子:“钻石就在那,直接拿走不就好了?”

“密码解不开会被销毁。”李赫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高端防偷黑箱子,全球限量。”

“限量?”李东海不信的样子,“你能搞到吗?”

“我有一个。”李赫宰摊开手,“给你装零花钱的,还有戒指。”

.

“戒指?”

“恩,你把那个箱子解开就都是你的。”

“那算了。”

“别啊。”

.

.

.

.

【Tres.】

.

金钟云倒是先放开崔始源的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别玩了,去吧。”闻言愣了愣,转身牵起他纤细的手到唇边落下一吻,回身对着小姐们示意便转身离去。

看他消失在长长吧台的拐弯才抬起眼眸看向簇拥追随目光的美女们,笑了笑,用生涩但是简练的西班牙语道出一句话:

.

“Él es mío.”

.

干脆利落,带着不屑和占有欲的离席,留下木头香气的背影令人遐想。

.

修长手指轻叩桌面,她应声看去便勾起一个笑容:“Hola.”点头示意,接过服务生的酒杯自顾自与她的相碰,不出几句便能讲她逗的抿唇微笑,进而更深一步攀谈。待到牵起手离席,金钟云默默看着——不过二十分钟。

“生气了?”朴正洙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没有。”

“那就是有。”笑了笑,“你得知足,你希澈哥还在后门挨冻呢。”

转过头翻白眼,金钟云还是把目光聚在攀谈的两个人,忍了半天还是轻轻的“啧”了一声。

.

以后还是拿上枪吧。

.

.

.

.

【Cuatro.】

.

“你不是本地人。”她伸手戳了一下崔始源的胸口衣物,“会的语言不少。”

“您的也很强,佩服。”崔始源倒是对于对方的语言能力表示些许惊叹,但转头想想也确实正常。一位年轻有为的女富豪辗转于各个国家,攀谈见识过多少人物,也都是应该的。

“想要钻石,对吗?”她低头笑了笑,“不少人都是这样想,如你们所见我已经带来了。”见意图被识破,崔始源无奈的笑笑:“您都知道……”

.

“这是我最后一次带着保命的东西出现了。”低头看着手腕上繁重的手链,轻轻将它们往下拨了些许:“我很遗憾。”

.

“Lo Siento.”

.

.

.

.

【Cinco.】

.

曺圭贤坐在车里低头玩手机,旁边金厉旭倒是安静看着窗外,突然间皱起眉头反手过去拍了拍曺圭贤的手臂。

.

“怎么了?”抬起头关掉屏幕,顺着金厉旭的目光看出去。

“刚刚进去了几个人。”他伸手戳着玻璃,“不像是去玩,裤子很宽夹克衫太大好像有枪。”

皱皱眉,回拍了一下金厉旭的脖子:“在这呆着,我进去看看。”

.

朴正洙借着低头的机会瞥了一眼手机,警惕的抬头看向门口,旁边李东海被他摁住却没来得及摁下李赫宰起身的动作,回头看了一眼两人,李赫宰在背后比了个什么手势便端着酒朝崔始源走过去。

“他说什么?”朴正洙松开李东海的胳膊。

.

“他说放心。”

.

.

.

.

【Seis.】

.

“钻石在箱子里,你们拿走吧。”她垂下眼眸,“我烦了,从我这里拿走以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将头发撩至耳后,她又看了看崔始源的眼睛,“Qué lástima.①”

.

“Cuidado con la seguridad.②”

.

.

“Gracias.③ ”李赫宰走过来看了一眼两个人,挑起一边眉毛拿起地上的箱子微微颔首向她示意,“Cuídate.④”

“怎么了?”看着边上的金钟云也起身离开座位,崔始源偏头问。李赫宰也没说什么,看向她的双眼皱皱眉:“你到底跟多少人通知今晚会来这儿?不要命了?”

她还是靠在原位,微微眯眼笑着:“Lo Siento.”

.

“只不过是想最后疯狂一把。”

“先生们不要叫我失望。”

.

.

.

.

【Siete.】

.

收到朴正洙消息的时候金希澈已经靠在后门等待许久,吉他包放在地上保证不会被波及的位置,略微放松伸手到后衣兜摸到物体便松下一口气。但比起武器,爱人刚刚的话语却叫他有些慌乱,或者说,不知所措。

.

“希澈,我知道你带刀了,去车上找厉旭等我。”

“腿疼就别撑给我看。”

“我可以搞定。”

.

近乎疯狂的希望见到朴正洙,见到他然后狠狠地把他抱紧在怀里,告诉他自己没事,告诉他自己其实…没事。

还有,亲爱的,我不会抛下你不管。

.

.

.

.

金厉旭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但是他只能希望里面的人更加安全,并且没有后顾之忧。朴正洙告诉他的指示是开车离开去另一个集合点并等待,他年纪虽小命令常听但很多次这样的情况他都没有撤离。

一般来说另一个集合点距离目标地点少说也有两个路口,金厉旭心里明白他们来不及。

.

也赌不起。

.

.

文/逍遥

注释:

①:好可惜。②:注意安全。③:谢谢。④:保重。

SPY任务日记—SPAIN

【SPY出任务前中后日常记事——记一次酒吧邂逅】

【赫海】【83line】【源声】【贤旭】 

(所以有想我吗?)

.

【I.】

.

飞机降落在西班牙的机场,朴正洙被工作人员摇醒掀开脸上的眼罩迷迷糊糊的环顾四周,果然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没有醒。挨个推醒丝毫不知紧迫的弟弟们,朴正洙甩了一下西柚色的头发皱起眉头。

金钟云不久前才染的白色头发遮住眼睛,一只手揣在旁边崔始源的大衣口袋保暖,另一只手掀开眼罩皱皱眉坐起身应了一声便起来穿戴衣物。崔始源跟着站在过道帮着兄弟们将行李取下,顺手叫醒了后排的三个老小。

向空姐道了谢几人匆匆下飞机接着便熟练的找到接送汽车离开机场,期间还不忘帮李东海找到让他心心念念的银质手链。

.

“女富豪吗?”金厉旭翻看任务资料,挑起一边眉毛,“我没看过她的资料。”

“前两天才拍买下一颗南非的钻石。”曺圭贤靠在椅子上大概比划了一下,“这么大?”

“要钻石?”金钟云翘着腿有些疑惑,“直接偷过来就好干嘛弄这有的没的,我不喜欢酒吧。”

“又不用哥你去,这回有人接应的。”李东海摘下耳机,伸手捏了捏朴正洙的肩膀,“对吧哥?”

.

伸手打开眼前的箱子,朴正洙歪了下脑袋:“这次都别带枪,只要钻石。”

.

.

.

.

【Dos.】

.

绿色衬衫的男人坐在台阶上撑着下巴,有时借着低头的动作看一眼手表,轻声咂嘴有些不满意。伸手将吉他盒子打开,白色的琴身在黑夜的灯光下格外纯净,是他喜欢的样子。

低着头也不说话,手指一根一根的动着,听清远的声音传来,心满意足。

.

“哥。”

.

音乐戛然而止,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走过来的人,和他头顶的红毛差点笑出来:“……怎么了李赫宰,跟小情人好久没见,想成这样?”

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李赫宰整了一下黑白外套有些担心:“我倒是害怕久别,这次他直接要分手就全是你的错。”金希澈佯装气愤的瞪大眼睛,李赫宰摸摸鼻子讪讪转身离开。

“不过,李赫宰。”走到转角被叫住,转身看了看他坐在远处的哥哥。

.

“如果可以,有些事就不要提了。”

.

.

.

.

【Tres.】

.

酒吧的灯光慢悠悠的晃着带着慵懒的气息,李东海从周边商铺随意找了几件均码的本地衬衫分发下去,自己便坐在沙发上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酒杯向后仰头。曺圭贤在金厉旭看不见的地方一一谢绝酒水,自己面前倒是摆了不少,见金厉旭眨着眼睛看他便偏过头去,等着他凑过来偷偷叼自己的杯子。

李东海对于小情侣幼稚的行为表示不屑,拇指下意识的转着中指上套着的戒指,银色中间可转动的红色铁环被他磨的已经有些掉色,毫不在意似的闭着眼睛——距离人物对象出现的时间还早。片刻又睁开看了看四周,低下头撅着嘴狠狠地给了一个气音,眉眼低垂在心里咒骂某个不知好歹从不主动回家的男人。

.

.

.

.

【Cuatro.】

.

另一边的两个人却相对和谐。

崔始源国际化的面孔使周围迅速聚集了异国面孔的风情美女,对此他已经有些疲于应付,嘴角挂着微笑心里却是淡淡的看过且过。客套的话一句接一句的说出去,左手碰杯。

相比之下金钟云也不过是坐在他身后的酒吧凳子上沉默的撇开目光,五根指头稳稳的握住高脚杯凑近唇边,头发略微挡住眼睛,那些美女他却是一眼都没有看过。

而这时候如果有人注意崔始源的身后,再想纠缠也是不能拉的下面子继续打扰。金钟云的手相对小,被他空出来的右手稳稳的握在身后,拇指摩挲。

相对成熟的人腻歪起来,也确实没旁人什么事。

.

.

.

.

【Cinco.】

.

匆匆自大门冲进酒吧,气还没喘匀一眼就看见缩在沙发上闭着眼的人,三两步冲过去看见他下意识摩挲戒指的动作皱皱眉,一使劲便拽住李东海的手腕将他一把拉了起来伸手死死抱住。

喘着粗气摁住李东海下意识防守的动作,小心的亲吻着他的耳廓埋首在那修长的脖颈。

.

“东海。”

.

衣服外套还带着寒气,李东海反应上来的时候却不自觉皱紧眉头,动作被限制他却还是挣扎着把手抽出来放在他身后,半眯着眼睛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锤他的后背,眼眶先一步红的吓人,眼泪大把大把的掉落滴在外套上嘴里念叨着什么,最后还是都化成同一句话:

.

“赫宰…我想你了。”

.

.

 我想你了。

.

.

.

.

【Seis.】

.

缓步转过拐角,朴正洙背着手靠在墙上,看楼梯口黄色灯光下安静弹琴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略微底下脑袋想看清他的眉眼,最终还是站好在原来的位置,露出精致的锁骨。

“过的很悠闲,看来不是很需要我。”他笑了笑,唇边梨窝微现,“对吗?金希澈。”

失笑,将吉他放进琴盒。挑了挑眉一转身便直直面对上朴正洙清冷的眸子,略微逼近呼吸交缠:“宝贝儿…我真的想你,吉他不就是你给我买的叫我带着吗?”

“我也没叫你带着吉他就可以不回家。”说着转身欲走被拽住手腕。金希澈挠挠头发将人又转过来:“别生气嘛,这次就回去,恩?”

“谁管你。”嗤笑一声,“别耽误我的任务,那颗钻石我必须拿走,任务不难我不想掉链子。”知道眼前的人没有再生气,笑着凑近他怀里快速的吻了一下他的唇瓣:“知道,都安排好了。”

.

“那还抱着干什么?”

.

“啊?”

.

“我还生气呢,松开。”

.

看着悠悠离开的身影,金希澈扶了一下自己还带着朴正洙温度的前襟,无奈的歪头轻笑。

.

多大的人,幼稚。

.

.

.

文/逍遥

【采用新的形式来尝试写文章,有什么好的建议一定要告诉我啊,或者有什么想到的任务日常都可以告诉我!】

致一个红发女郎 09【赫海/83line/贤旭—中短连载】

致一个红发女郎【09】

☆我庆幸睁开双眼离开迷雾的一瞬间,第一个看到你

【他醒了,我自己都放心不少】

.

坐起身将挡住视线的头发捋至脑后,期间一绺红色的长发顺着指尖滑下来,皱皱眉抬眼看了看四周。刚刚还盖在原位的棺材板被他扔至一边落在厚重的地毯上,却依旧惊醒了本在熟睡的小孩。

李东海揉着眼睛爬起来就看见面前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人吓得一抖,仔细看过去却发现那条无与伦比的下颚线仿佛预示着什么,不可思议的直起身子跪坐在床上,小声地问:“…宰宰?”

闻声抬头,眼眸里含着的血色烟雾转瞬便消失殆尽,他仔细凑过去看了看李东海,鼻尖凑到他的颈窝嗅了嗅,突然间放松似的泄气,枕在小孩的肩上轻声笑着,另一只手扣住李东海搭在他肩上的手小心翼翼的牵到唇边,在无名指上落下一吻。

.

“宰宰?”李东海有些颤抖,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突如其来的情感,无所适从,当下能想起来的字眼也就只剩下了眼前人的名字。

“我在。”沙哑又带着粘腻的嗓音如同一记重拳打在李东海的胸腔,他伸直双臂使劲搂住他的后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糊了一脸,沾在那人略长的头发上,被他轻柔的抹去,小心的亲吻。

.

“我回来了东海。”

“我回来了。”

.

.

.

哄不好的样子,李东海死死地搂着李赫宰的脖子埋头在他胸口,连头顶的头发都一抖一抖的蜷缩着,李赫宰就坐在床铺上安静的抱着他,任由李东海发泄情绪。小手抓着李赫宰的衣服,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却不巧对上那狭长的眼眸,跌入那纯黑的视线却分外安心。伸手摸了摸李赫宰长的很长的头发,缩在他怀里跟过来一绺握在手里,抬头看了看他:“头发?”

李赫宰笑了笑:“恩,长了。”

小孩撅着嘴低头不看他,手指把玩着他的头发,小声嘟囔:“真的是姐姐了现在……”

“恩?”眉毛一跳,“几年没见怎么这么皮?”说着伸手拍拍李东海的腰:“好了,特哥在门口站半天了,去开门。”

.

.

.

.

看着小孩哭的眼睛都要肿起来嘴角却还是上扬,朴正洙无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进屋,看见披散着头发坐在床上的人,差点没骨气的红了眼眶,三两步走过去站在李赫宰面前,使劲拿手戳了一下他的额头,愤愤的转身离去。

莫名其妙被凶李赫宰眨眨眼还没反应上来就被后面的金希澈不怀好意的微笑吓得一抖。

.

“赫宰呀,还挺漂亮的啊?”

.

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也瞬间意识到李东海刚刚说话的语调是跟谁学的。

谁允许金希澈带他孩子了?!

.

还没等金希澈质问小孩他究竟都跟说了什么就被李东海关上门的一个熊扑摁在床上,十二岁的男孩该有的力气李东海一点也不少,摁住以后自己的眼泪又要往下掉,吓得李赫宰赶紧一使劲挣开小孩的手一把将他搂进怀里,小声地安慰着。

“…咳咳…你为什么不早点醒过来啊…”趴在他的胸口,李东海气愤地抱怨着,却依旧没办法更加生气,“我真的很想你啊…你说…你陪我长大的…你这样……”

“好了东海。”李赫宰感觉这脸颊旁边的小脑袋一耸一耸,偏过头去亲了亲他的耳廓,“这次不会了,我这回会陪着你一直到最后一刻,我发誓。”

.

“我发誓。”

.

.

.

.

.

金厉旭坐在沙发上,感觉到二楼的陌生气息一下子站起来,瞳孔剧烈的振动连曺圭贤都差点扣不住他颤抖的手,脑海中的某一处如同用刀划开了一个装满水的的袋子,一下子涌出的水瞬间将他打的后退。

恍惚之间他好像看见了曺圭贤紧皱的眉头,微叹:“圭贤呐……”

搂着突然间晕过去的金厉旭,曺圭贤此时才真的算是手足无措,刚刚还沉浸在李赫宰清醒的欢娱他现在已经全然感觉不到,满脑子只剩下了刚刚金厉旭晕倒前的话,眼眶酸涩。

.

却什么都没有流出来。

.

圭贤呐。

.

.

文/逍遥

致一个红发女郎 08【赫海/83line/贤旭—中短连载】

致一个红发女郎【08】

☆我们都是傻子,死等那个人

.

金厉旭坐在沙发上看朴正洙和曺圭贤说着什么,自己又看了看墙角靠着的男孩,愣了愣神下意识的在心里叫了一下小孩的名字。

.

李东海。

.

像是感觉到什么,李东海回过头看向金厉旭,眨眨眼满是询问,片刻又觉得这个距离他听不清楚便抬脚快步走过去,坐在金厉旭旁边看了看他:“你叫我吗?”点点头,金厉旭又看了看李东海,谨慎的问:“你是人类小孩没错吧?十…十二岁吗?”李东海点点头:“对啊,曺圭贤出去找了你好些年呢,大概有六年吧。”

震惊地眨眨眼,金厉旭愣了片刻又转头去看曺圭贤正巧对上那人的眼镜,慌忙躲开,满脸绯红:“可…可是我是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他找我六年又得不到……”

话没说完金厉旭感觉到李东海的手附上他的,看着小孩的眼睛,却猛然间发现他不曾感觉到的东西,李东海很认真的眨眨眼:“你得明白啊,哪怕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曺圭贤那个大骗子依旧会找你,这是他的执念,哪怕他明知道用一辈子都等不来你他还是会努力,你要珍惜这个大骗子才行……”

.

良久静默,金厉旭伸手搂住小孩消瘦的肩膀,下巴抵着他的发旋,轻声安慰:“我知道了东海,我知道了……”

衣袖间隙间,已经停止对话的朴正洙和曺圭贤看向两人,片刻朴正洙别过头去,咬紧下唇。他们看见小孩捂住脸的指缝间滑下液滴,金厉旭紧紧抱着他,但后背的颤抖还是明显至极。

.

是了,曺圭贤找了六年。

朴正洙也同样六年没有见过小孩掉泪。

.

同道中人,隔着一生的路对看,竟恍惚间意识到面前的人跟自己感同身受,活的艰难。

.

.

.

.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这几个人不会老的人看着李东海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得成熟,一天天变得跟前一天或者是前一年不一样。他是神的恩赐,接受着神的馈赠。朴正洙想。

房间里闭合的棺材板依旧如常,李东海趁着正午的阳光趴在上面,脸颊挨着冰冷的板子,撅着嘴说了些什么,迎着阳光闭上眼睛,慢慢呼吸平稳。六年如一日,李东海已经自己把床铺搬到李赫宰熟睡的地方旁边紧挨着他,仿佛害怕哪天李赫宰要是醒了,想看看他,想喝点水都没人知道。

.

但是…六年李东海一直在等。

每天一定要说的一句话他早已烂熟于心。

.

“宰宰,我想你了,我想见你,回来好吗?”

“你是我的依靠,我最爱的人。”

.

十二岁的孩子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着自己的依赖,一句一句的小声道出自己的内心,这不能叫声声带泪因为他很坚强,但是在句句情真意切里,李东海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于一个沉睡的六年甚至还会更长的人已经抱了什么样的情感。

.

他看着面前泛着黑色的光滑木板,或许早就明了。于是他眨眨眼,撑起身子看着木板,淡淡的说:“李赫宰,我今年十二岁了,还有六年就成年,特哥说的。我成年你还没有醒过来的话,我就只能把我的情感送给镇上的小姐们不会再留给你了。”

.

“真的。”

.

李东海仰起头,咬紧了下唇没叫自己发出挣扎的声音,几乎全身都在颤抖着压抑情感,眼角如同洪水过堤流进耳蜗,模糊了听觉。谁知道舍弃最爱的人是什么感受?李东海现在知道。

他静静的趴在旁边自己的床铺上,脸朝着李赫宰熟睡的地方,指尖微动,眨眨眼叫眼泪下渗进入布料,片刻之后又坐起来静静看着房间,叹了口气。

.

.

.

.

.

.

一直聊到次日的傍晚,金希澈回来之后见到金厉旭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欣喜,四个人坐在楼下几乎聊了一整个本该睡觉的白天,金厉旭听着金希澈给他讲以前的事竟慢慢没有那么陌生,听得沉了还会微微靠在曺圭贤肩上。

.

一派和谐。

.

“厉旭你真的…叫哥没办法不担心。”末了,那个昔日里张扬跋扈的男人撑着下巴垂下眼眸,嘴角的微笑如同他们从未感受到的阳光一般温暖,朴正洙拍拍他的肩,看了看对面的两个年轻人,小声地在金希澈耳边说了什么,曺圭贤没有听到,但他感觉到了。

朴正洙说:“放心,你的弟弟们都很靠谱。”

.

默默点点头,曺圭贤小心的牵起金厉旭的手,却发现那人看着二楼出神,不自觉问:“怎么了?”他张了张嘴,又看了看朴正洙,片刻又看回去,仿佛是确定了一般的回答:“我感觉到…有人要醒过来,家里还有别的人吗?”

猛然间愣住,金希澈直接站起身冲向楼梯却发现朴正洙已经早他一步离开了客厅,金厉旭有些震惊的看了看旁边的人换来一个安心的眼神,便安静的坐着等待。

.

.

六年,够了吗?

.

.

文/逍遥

致一个红发女郎 07【赫海/83line/贤旭—中短连载】

致一个红发女郎【07】

☆你命途多舛,我陪你承担
·
【很久没更新,抱歉<(_ _)>】
.

突如其来的,李赫宰躺在巨大的棺材中睡着,李东海站在外面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垂下眼眸好像要说些什么,却只是伸手摸了摸李赫宰的睡脸,小声的说:“宰宰要好好睡啊,东海会听哥哥们的话,好好长大。”

.

等你醒过来。

.

朴正洙站在门口静静的等着,他甚至都想好了李东海会哭成什么样子,他应该怎么哄才能叫小孩不再难过,低着头正想衣角便被拽了拽,低头一看李东海满脸清明,手中捏着他衣角的布子,小声说:“我们走吧哥哥,叫宰宰好好睡觉。”

有些震惊,朴正洙弯下腰将他抱起来,抱歉的贴着他的额头,末了叹了口气:“东海呀…东海呀…好好长大,一定要好好长大……”

.

.

.

金希澈如同犯了错误的孩子家长,撑着下颚抬眼看着在他对面坐立不安的曺圭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宽慰他,毕竟这不是他的错。

“那小孩…”曺圭贤皱着眉头一脸丧样简直生无可恋,“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跟你发誓哥真的,我就是被他吵醒了站到他跟前什么都还没说…赫宰哥怎么就……”

金希澈一巴掌呼在曺圭贤头顶:“滚蛋,李赫宰又不是死了你什么语调?!”

朴正洙自楼梯下来就听见这一句,低声呵斥:“希澈你说什么呢?”李东海垂下眼眸埋头在朴正洙的颈窝,小手握在一起,有些落寞。曺圭贤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先起身走过去,绕到李东海的眼前略微蹲下身,眉梢下垂带着一点点可怜的味道,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碰碰小孩的手指却被小孩一个含着泪的眼神吓得不敢动作,小心翼翼的问:“东海?对吗?”

李东海趴在朴正洙肩头有些害怕的缩了缩:“你是谁啊……”

“曺圭贤。”曺圭贤觉得自己眉梢都在下垂,心里一阵酸涩,产出一种想要补偿的感觉,他执意伸出的手指终于得到了李东海的回应,小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他修长的指头,柔软的触感叫他有些欣慰,更多的是难以言说的兴奋。

“宰宰说…你不是坏人。”李东海把自己埋进朴正洙的胸前,手却没有放开曺圭贤的手指,“你能不能陪我…等宰宰回来……”

.

那一瞬间,曺圭贤甚至连回应都忘记给眼前的小孩,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岁月里他第一次被人恳求,被一个孩子,他想不出理由拒绝。

.

“……好,我陪你等他回来。”

.

哪怕到时候你可能年纪大了,岁月斑驳,甚至不能离开床褥……我答应你,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谨记一份承诺。

.

.

.

.

.

李赫宰长眠的消息不知为什么传的很快,朴正洙为此十分头疼,毕竟三天两头的亲族探望他是真的希望能少则少,多数来看笑话又有什么好叫他觉得高兴?如此想着他还是尽责的招待着黑夜的客人们,因为除了他,其他两个人都甩了脸不干。

好吧,也不算毫无慰藉。朴正洙叹了口气送走了黎明的最后一位来客,摸了摸旁边李东海的脑袋:“去玩吧东海,没关系的。”

“他们来干什么?”李东海抬起头问,“来看宰宰的嘛?”

苦笑了一下:“算是吧。”

“不是。”李东海垂下眼眸,小手握住朴正洙的手,“明天别叫他们来了,都不是真的,他们和宰宰都不认识。”

.

“好。”

.

.

.

.

.

曺圭贤醒来的第二个月犹豫了半天跟小孩商量自己想出门一趟,李东海当时也没觉得怎么样点点头眼前的人便消失不见,再次回来的时候李东海觉得自己好像有几个年头没见过他,因为不光是自己,连他都惊觉于和李东海的陌生。

“你回来啦?”李东海开门看了一眼,“几年没回来?特哥都快担心死了。”

曺圭贤略微护了一下身后的人,警惕的看着长到自己肩膀的小孩,皱皱眉:“你是谁捡回来的?”

“我是东海,想什么呢。”李东海撇撇嘴,“要进就快点进,别在门口杵着。”

愣了愣很快恢复常态,曺圭贤耸耸肩不置可否,伸手牵住身后的人,甩下轻飘飘一句便直接进屋。

.

“还不错,长高了。”

.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朴正洙从房间出来,站在楼梯口往下看了看,无奈的笑笑:“怎么?终于找着了?”见曺圭贤只顾着自己开心,将目光转移到他身后的人身上,轻声问:“还记得我吗?”

男孩愣了两秒,微微摇头。但是心脏刚刚莫名的安心感不能是骗他的,他看了看眼前那个年轻威严的血族,张了张嘴:“我…不记得,但很熟悉。”

朴正洙翻身跃下楼梯,稳稳落在地上抬脚朝久未归家的两人走去:“应该的,欢迎回家厉旭。”

.

“我叫朴正洙,你大哥还有些时候回来,想问什么就问吧,我尽量答。”

“还有啊,这么久没回家,想吃什么哥给你做。”

.

“我们都很想你。”

.

.

文/逍遥

逍遥☆中短文章汇总


 【占tag抱歉<(_ _)>】

这里逍遥,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个置顶以后就用来做短篇收录啦,另外啊不管是以前的连载也好,新的连载也好全部都会挪到 @3A-Arther 这里,会有些麻烦大家<(_ _)>

就这样
这里逍遥,积极向上的文手!

【赫海】这个杀手有点帅

【赫海】十五分钟都不放过

【赫海】唇间爱情

【赫海】手指魔法

【赫海】真巧,我也爱你

【赫海】D& YOU & LOVE &E

【赫海】英国巴士

【赫海】我的先生(🚗)

【赫海】大雪,戒指和你

【赫海】GOODNIGHT(🚗)

.

因为这几篇还是有点少了,对于置顶来说,目前没什么特别好的文章还可以汇总进来,连载的一些文章目前还没有完结就先放一放,合集里面都有,等完结了我再整出来。

如果你们有什么想看的类型可以告诉我,虽然现在手头上还有几篇没有写完,你们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攒攒应该会发很多,所以我希望大家有什么喜欢的也可以告诉我啦~

 

致一个红发女郎 06【赫海/83line/贤旭—中短连载】

致一个红发女郎【06】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会离失去你这么近

☆草菇上线~

.

近期感觉到越发疲惫,朴正洙明显能看得出来李赫宰恨不得晚上都睡觉,皱着眉暗自计算着他长眠的日子。李赫宰成为血族的年龄大致也有一百五十多年,长眠的时间起码也是在二百年往后,现在他本应该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为什么这样嗜睡也还是个疑问。

“赫宰,赫宰?”他伸手拍拍弟弟的肩膀,“很困吗?”

抿抿唇点了点头,怀里还抱着看书的李东海,自己的脑袋却是一点一点满是困意。李东海听见朴正洙的问话,小心的抬起头,发丝蹭在李赫宰的下巴,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宰宰困嘛?困了就去睡吧?”

“没事的东海。”他将小孩的手握在手里,垂下眼眸。

.

没事的。

.

.

.

.

.

.

.

.

金希澈看着也没什么动力的小孩,陪他看了会书便被他赶走叫自己去睡觉,李东海坐在椅子上,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书,年幼便显现出来的优越面孔在有些昏暗的房间里看不清楚,他翻着书页,末了又趴在桌子上,满心都是李赫宰疲惫的样子。

他知道他的哥哥是什么,他也知道哥哥不可以见到阳光不可以拉开窗帘,所以他从来不做这样的举动,尚还年幼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却已经学会了隐隐担心。

述而想找朴正洙问点事情便离开书房,却发现自己身处的楼层他并不熟悉,三楼的书房向来是金希澈或者李赫宰带他下楼,如今只有他一个人真的是冷清阴暗的过分。略长的袖子垂过指尖,李东海有些忌惮眼前的黑暗。

伸手摩挲着墙壁往楼梯口走去,心脏在小小的胸膛里怦怦直跳,一路摸索,颤颤巍巍的看向楼梯口下面,按理说朴正洙这个点应该是醒着的,但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叫不出口。突然间摸到了什么往墙壁里面收,李东海一个没站稳直接被带了进去,惊叫都没来得及便眼前一黑。

.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李东海发现自己缩在一张巨大的地毯一角,揉揉眼睛惊魂未定,爬起来四下看了看,诺大的房间竟然除了这张地毯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棺材,心里觉得害怕想赶快离开,刚刚转过身便听见棺材板“咯噔”响了一下,双脚仿佛被冻在原地不敢走动,李东海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心脏快要跳出来似的乱蹦。

.

“小孩儿……”带着些慵懒的声音从棺材板里传来,略微伴着一丝丝不满,“你心跳的声音太大了。”

李东海吓得一愣,慌忙往后退去直道歉:“对…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走!”就在他后退的时候那个棺材板仿佛没有重量似的被扔在空中,末了落在地上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李东海直接愣在原地,看这里面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皮肤白皙的手,张了张嘴:“宰…宰宰?”

突然反应上来李赫宰还在他的房间睡觉不可能在这里,李东海像是找到了救星似的刚要大喊李赫宰的名字却突然愣住。

.

李赫宰很累。

.

一瞬间的沉默叫小孩都没有发现面前站了一个比他不知道高出多少男人,刚对上眼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一声尖叫划破古堡白天的寂静。

.

.

.

.

.

.

曺圭贤发誓,他什么都没干。

.

朴正洙几乎是在李东海尖叫的下一秒直接从一楼把自己传送过来,却发现小孩的面前已经挡了一个人,皱皱着眉看这刚刚醒过来还穿着白色睡衣的曺圭贤,竟一时说不出什么。

李赫宰比曺圭贤矮了半个头,此时却死死的挡住身后的李东海,脊背都泛着乏力,他右手疲惫的垂下盯着曺圭贤,满眼都是愤怒:“你…干什么了。”他盯着曺圭贤有些愣住的眼睛,更加坚定他绝对是做了什么叫李东海吓到不敢说话,另一只手紧握,连指甲都要陷在皮肉里。

“哥…不是哥我什么都没干啊,我刚醒啊真的!”曺圭贤吓了一跳,刚刚睡醒便被李赫宰差点一顿暴揍他真的也很无奈,再看了看他身后的小孩子,突然间意识到什么,觉得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李赫宰的犬齿在他清醒并意识到自己愤怒的一瞬间相磕在一起,神经仿佛都紧绷在一起,就差一点点失神,就差……左手被小心翼翼握住,李赫宰几乎是一瞬间松下所有的劲,转头看见李东海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赶紧蹲下看着小孩,不知所措。

“宰宰…不是睡觉吗…”李东海眨眨眼湿了眼眶,伸手摸了摸他尖利的牙齿,“不睡了吗?”

“东海……”李赫宰慌不迭把自己调整到正常状态,伸手猛地把小孩拽进自己怀里,疲惫感霎时涌上大脑,无所适从。

.

.

李东海感觉到圈着自己的手臂渐渐松开,突然慌了神。他看着李赫宰松开他突然往后倒去,摔在厚实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面色相比刚才苍白的过分,他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见。

朴正洙冲过来扶起李赫宰一瞬间离开房间,曺圭贤皱皱眉跟了过去,那几分钟李东海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到,豆大的眼泪不受控的落下来,刚刚他倒地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那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会失去李赫宰。

.

无措的站在原地,李东海垂下眼眸:

.

“宰宰?”

.

.

文/逍遥